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管理 职场 企业战略 商界评论 营销 商业偶像 学院动态
 
专题 精彩图片 财经网址
 
论坛

张茉楠:悬崖式债务冲击可能变得常态化

  • 字号
2013年01月10日07:56 来源:和讯网  作者:张茉楠

张茉楠(资料图)
张茉楠(资料图)

  2013年1月1日,美国两党在最后一刻达成妥协议案,议案将提高年收入超过45万美元家庭的税率、延长失业福利,并将全面减支计划推迟两个月。美国经济似乎短暂躲过一劫,将“财政悬崖”变成“财政斜坡”。然而,中长期看,不改变美国财政大政府主义,悬崖式的债务冲击早晚都会到来。

  事实上,“财政悬崖”的本质是美国债务的“去杠杆化”。“财政悬崖”所蕴含的新开支计划和减税措施到期而导致巨大财政缺口。“财政悬崖”涉及的税收减少和支出增加项目合计约6770亿美元,大约占到2012年美国财政赤字的60%以上,预计占到美国2013年GDP的4.4%。这意味着制约美国经济复苏的主要矛盾已经由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期私人部门的去杠杆化转变为政府部门的去杠杆化。“财政悬崖”自动触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财政支出对经济的负向拖累仍难以靠货币宽松加码实现“对冲”。

  现在,我们正在看到“财政悬崖”似乎在“悬崖”边上急刹车避免了“坠崖”,然而,下一个“悬崖”依旧等着美国政府,那就是债务上限“悬崖”。美国债务上限实质就是美国联邦政府债务总量的最高限额,也是美国国会所设立的法定限制。美国从法律上确定美国债务上限始于1917年,此后美国国会以立法形式确立国债的限额发行制度。然而,美国债务上限一直以来都形同虚设,并随着国家的扩张,法定的发债上限不断被提高。

  自1960年以来,债务上限已经上调79次,几乎每8个月就上调一次,2001年以来,美国也已经10次上调了债务上限。进入本世纪,这一频率又又不断被刷新。2001年以来,债务上限已上调11次,其中小布什期间,债务上限被抬高了7次,总共增加5.37万亿美元。在奥巴马仅为一届的任期内,债务上限被提高了4次,总共增加5.08万亿美元制造了史上最高的国债年增幅。

  2011年11月达成的16.4万亿额度的债务规模已经被突破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坚持要将大规模削减支出作为必要条件,以此换取共和党人同意上调债务上限,这意味着两个月之后,如何提高债务上限还会成为两党鏖战的“靶子”,由于这是双方“讨价还价”的好时机,因此,预计不会比“财政悬崖”更轻松。

  本质而言,“财政悬崖”问题症结在于两党在“减赤”还是“增税”上存在根本性分歧。那么,到底是“增税”还是“减赤”才是解决“财政悬崖”的关键呢?事实上,美国最大的问题是公共支出过度,而不是政府税收不足。由于美国联邦预算缺乏一个连贯的、可持续的中期规划,导致在包括今年在内的过去5年赤字水平年年超过1万亿美元。过去3年,美国联邦税收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6%,而开支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的22%,可见,财政开支过度才是美国财政赤字不断攀升的源头。

  二战以后,美国大部分时间财政支出高于财政收入,从1950至2009年60年中,出现财政赤字的年份有51年,占总数的90%以上。此后,除了克林顿总统执政期间出现了几年的盈余外,财政每年都是赤字。根据美国白宫向国会提交的新预算报告,该预算案规定,2013财年美国政府的财政支出约为3.8万亿美元,财政赤字将从2012财年的1.33万亿美元下降到9010亿美元,即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8.5%下降到5.5%,降幅高达29.7%。

  然而,大规模减赤绝非易事。美国财政支出共分为三类:自主性支出、刚性支出和债务利息支出。一般而言,真正能够自由支配的额度很低低,而后两类是无法通过经济增长来解决的结构性支出很难消减,其支出年度增幅是同期自主性支出的五倍。

  美国财政的前景十分危险。未来美国必然要经历债务清偿的过程,而很可能倒逼市场长期实际利率,导致私人部门和美国政府债务成本上升。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联未来邦债务需要支付的利息将从目前占联邦税收收入的9%上升至2020年的20%,2030年的36%和2040年的58%。

  除此之外,阻碍美国经济潜在增长的最主要因素是日益凸显的老龄化趋势,美国人口统计局预测,美国婴儿出生率将长期维持低位,到2020年,美国婴儿潮一代都将超过65岁,那时近乎20%的美国居民超过65岁,这势必将导致政府在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及医疗补助上的开支上升,加剧政府债务负担,估计2010财年至2019财年财政赤字总额将高达7.1万亿美元,而到2035年,美国联邦债务将占GDP的180%,财政体系将处于崩溃的边缘。

  现在是美国必须改变“寅吃牟粮”的债务依赖型模式的时候了,“小修小补”,甚至“拖延战略”已难以打破“财政悬崖“的恶性循环,唯有彻底改革美国财政体制才是真正解决“财政悬崖”的治本之策。

  作者简介:张茉楠,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经济学博士后。国家信息中心副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中宏研究平台专家。《经济参考报》、《中国经济周刊》、《香港中国评论》、《上海商报》、《中国投资》等主流媒体、杂志专栏作家、特约撰稿人。

  专注于世界经济、国际货币制度、跨境资本流动、国际收支、财富分配、全球经济失衡以及大国能源战略等领域研究,著有《创业型经济论》(2009年人民出版社)以及《张茉楠说中国财富分配的革命》(2012年6月机械工业出版社)等。

  近年来先后独立承担,并参与承担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自然科学基金、博士后基金以及发改委财政部科技部等相关部委课题近三十项。在《红旗文摘》、《新华文摘》、《求是》、《瞭望》、《环球》、《半月谈》、《改革》、《管理世界》、《宏观经济管理》、《国际问题研究》等数十种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两百余篇,在海内外知名媒体发表评论千余篇,并撰写了大量的工作报告和内部研究报告,其经济学观点受到广泛关注,并真正践行着一个学者“经世济民”的理想。

  本文内容为作者授权和讯网首发,如转载需经作者同意。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 点击进入张茉楠专栏)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商学院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