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滚动 管理 职场 企业战略 商界评论 营销 商业偶像 学院动态
 
专题 精彩图片 财经网址
 
论坛

【人物】周厚健慢者之舞

  • 字号
2015-11-10 13:50:56 来源:企业观察家 

  文/杨芬

  作为家电行业的第一代领军人,周厚健曾带领海信在此前多个十字路口对行业做出过正确预判。在互联网的浪潮下,颠覆者正忙于为传统电视厂商写悼词,58岁的周厚健能否再次成功找到自己的节奏?

  在青岛市东海西路17号海信大厦顶楼25层,有一座咖啡馆,屋顶的水晶吊灯以及屋内有序摆放着的木质桌椅正符合年轻人的口味。在此可洽谈业务,亦可闲坐发呆甚至谈情说爱。与一般咖啡馆不同的是,屋子四周角落里被特意安置了一台台老式电视机和收音机,这些20世纪80年代曾风光一时的老古董们,默默提醒着来往过客——海信的前身就是“青岛电视机厂”。

  海信的变革,某种意义上来说,就从这个地方起步。

  从25层顺楼梯下到23层,拐弯走过一条狭窄的走廊,才能走进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宽敞的办公室,向窗外望去就是大海,可直接看到远方。说起每天在他头顶上人来人往的咖啡馆,周厚健绷起嘴角,压低声音,好像要说出一个天大的秘密:“不喜欢。”不过他很快补充说,别人都觉得不错,特别是公司的年轻人。所以,“我可以不出声。”因为,“大家都喜欢的东西你不喜欢是没有用的。”

  对于自己不喜欢但是又需要出现的变化,周厚健一直有这个“本领”,宽容地静观其变。正因为有此氛围,周厚健才一直认为创新本来就是海信的基因,而不是互联网企业的专利。

  但在外界眼中,传统制造企业正在成为“保守”的代名词,一如小米、乐视正在成为“颠覆者”的同义语。

  压力也是现实的,2013年5月7日,乐视推出超级电视,次日海信电器(600060,股吧)股价应声大跌8%。没办法,谁让你是电视机市场龙头,“连续十年市场占有率第一”。虽然海信在此之前已经推出了自己的拳头产品智能电视VIDAA TV,第三方数据显示这是国内市场目前激活率最高的一款智能电视,但是风头仍旧被乐视超级电视盖过。数月后小米电视问世,虽未掀起更多波澜,但是舆论已经迫不及待地为传统电视厂商写悼词了。

  时至今日,不依不饶的互联网企业仍旧在持续施压。2014年海信集团销售收入980亿元,但就在2014年“两会”期间,雷军放言,小米完全可以在2015年达到千亿规模。要知道,小米到今年不过成立5年,而海信从其前身算起,已经存在了46年。

  周厚健始终相信,技术是世界进步的推动力量,满足客户需求这件事也不例外。对于当下互联网企业挑起的价格战,他的态度和20世纪90年代末期应对长虹价格战时一样,采取了不跟随的态度,“我不跟他,一跟就进入了他的逻辑,死定了。”这是周厚健的坚持。近年来海信围绕智能化转型,在产业链上下游乃至国内国际市场进行了多方布局。与TCL、创维不同,海信与视频企业广为人知的合作并不多。外界把海信的道路归纳为“造船出海”,而其他厂家多为“借船出海”。

  这也是最大的隐忧。崇尚技术立企的海信有着深入骨髓的工程师文化,但面对唯快不破、唯用户至上的互联网思维,封闭、控制、慢节奏的工程师文化也可能让海信重蹈日本家电企业的覆辙。就当下互联网电视产业而言,竞争正空前激烈,这家一向稳字当头的技术原教旨企业能否寻找到属于自己的第三条道路,确实是前所未有的考验,其间注定会荆棘密布。

  “讲故事”的烦恼

  海信自1969年成立。周厚健从1982年大学毕业、25岁时进入海信,35岁当上厂长,跟海信一起经历了改革开放以来的各种发展机遇和挑战。

  周厚健说,海信自1982年,经历了三个重要节点。首先是1984年,海信开始对外引进先进的制造技术来批量做彩电,这让海信看到了什么是先进的制造;其次是1992年以后,中国开始推进市场经济。从1993年开始,企业才真正放开了计划,开始出现快速的增长;第三是中国加入WTO,给中国企业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条件。海信在2000年以后,开始推进国际化,并有了很好的长进。

  1996年,是给周厚健留下深刻印象的一年。中国家电行业第一轮价格战开始。这一年,各地盲目投资建设,国内电视业供大于求,几乎所有企业都在拼命降价,很多品牌因此倒闭。周厚健说,海信能够活下来,根本原因是鲜明地提出并坚持“高科技、高质量”战略,“技术立企、自主创新”使海信侥幸躲过了这场浩劫。

  令周厚健和所有海信人难忘的年份还有2005年。2005年9月,海信集团通过旗下青岛海信空调有限公司收购科龙电器。海信希望整合白电,也是海信国际化的重要步骤。周厚健认为,海信的未来市场,大头在海外。收购科龙10年,科龙的产业结构、产品结构、管理架构以及营销管理近年已经持续调整、见到了成效。“这是我比较高兴看到的一件事。”周厚健说。

  2013年,海信科龙(000921,股吧)上半年实现营收130亿元,同比增长30.35%;归属母公司净利润7.07亿元,同比增长86.07%。周厚健说,企业所有的快乐都是一瞬间的,接着就是明年的压力,做企业恰恰就是不断地体会过程的艰难。

  近年来,光通信模块、家庭多媒体、智能交通、移动通信等成为海信主导产业的一部分,得到快速发展。

  周厚健说,多数人是以消费者的角度来看待海信,觉得海信更多的是在做电视机、冰箱、空调等这些产品,实际海信还有B2B的产品,比如光通信、智能交通、商业系统等,这些将是海信未来持续的“利好”。未来几年,海信增长幅度最大、空间最大的将是“信息产业”。

  周厚健的创业故事已成为一个时代的经典样本——直到有人开始讲新的故事。于是,这一代企业家面临了一个新的挑战:如何在这个时代讲述自己的故事。

  目前,至少对海信而言,它还没有找到适合自己讲述的最佳版本。很多海信员工都表示,他们最大的痛苦在于不知道如何将自己做的事讲出去。当小米和乐视为谁的电视内容更丰富而口水不断的时候,海信的一位员工不解地反问:“难道不是我们的内容最多吗?”

  根据海信自己发布的数据,其智能电视用户累计激活量达到1067万,其“海视云”拥有的电影、电视剧、动漫、纪录片等视频资源超过1.5万部,“居行业第一”。

  固然,所谓的第一之争尚未定论,但这家中国连续12年电视机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公司似乎压根儿就没有打算参与到这场争吵当中去,这种态度不能不说是其企业文化的一种折射。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海信希望自己在这个变革的时代做一个袖手旁观者。与喋喋不休的争吵相比,海信试图用自己的逻辑,走出一条行业征服者的道路。

  迎接最后一役

  按周厚健的说法,“企业就像人一样,选择什么道路,什么样的产业,什么样的管理方式,一定按照你的长项去选择,这个长项是你长期积累的东西,那个时候可能你就会比别人做得好一些。”“我认为海信的长项在技术研发上。”他说。

  周厚健是一个典型的技术崇拜者。他在同济大学拿到了技术经济学的博士学位。技术经济学是一门技术学科与经济学科相交叉的边缘学科,研究技术方案的最佳经济效果。在同济大学一份关于技术经济学的讲义中,这样解释这个学科:一方面发展经济必须依靠一定的技术手段,技术进步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另一方面,技术总是在一定经济条件下产生和发展的,技术的进步受到经济条件的制约。

  很显然,周厚健在这个学科上是一个优秀的毕业生。在其企业管理的实践中,技术经济学的痕迹随处可见。

  2001年,海信电器濒于亏损,但仍巨资投入研发彩电芯片。4年之后,国产第一枚自主知识产权并产业化的音视频处理芯片——信芯诞生,它打破国外芯片对于中国彩电业全行业的垄断,并迫使同类国外芯片的价格在半年后降低了50%。

  2005年,液晶电视机爆发式增长。韩国、日本等上游企业完全控制了液晶面板,甚至连模组等核心器件一并集成,留给中国彩电整机企业的只有套上机壳、拧上螺丝等简单的组装加工空间。2007年日韩品牌彩电的中国市场占有率一度占据了半壁江山。

  周厚健发怒了。他率先布局突破阻力,坚持做自己的液晶模组,逐渐向产业链上游突破。2007年,第一条国产液晶模组生产线在海信投入生产。

  这一突破打乱了面板厂家欲向平板电视整机方向进行延伸垄断的计划,此后中国彩电同行纷纷组建了自己的模组生产线,在整机的上游夺回了空间。两年后的2009年,海信成为国内首个牵头LED背光国际标准的制定者,使得中国在LED面板时代拥有了更高的自主话语权。

  这几场以技术争夺为核心战役让海信一步步坐上了中国电视机行业的老大位置。然而,这个宝座尚未坐热,一场更大的产业变革已经近在眼前。

  2011年,日韩企业相继推出OLED技术,每年投入近百亿美元,意欲重获垄断的机会。这个被称为“梦幻显示器”的OLED,将直接废弃模组。这意味着,一旦OLED推广成功,中国多年来积累的面板和背光技术将面临被淘汰甚至被废弃的危机,屏的核心组件将再次全部被外国企业控制。

  实际上,对于大多数消费者而言,“中国彩电”或是“外国彩电”已经不是其决定购买的参考指标,技术好不好,价格公不公道仍然是这个残酷市场中最朴素的生存法则。面对又一次的行业危机,周厚健的应对一以贯之,技术带来的问题,只能靠技术去解决。

  在彩电行业浸淫30余年的周厚健很快发现了OLED的致命弱点。“OLED的初期良品率低、可靠性差,成本高昂,要想大规模占据这个市场,我觉得它5年内很难有机会。”周厚健说,“如果我们在画质上达到或超过OLED的水平,成本又比它低得多,就能维持目前的格局,寻找再一次的机会。”

  2014年,ULED电视在周厚健的亲自督战下研发成功,并推向市场。根据国内最权威的东南大学显示技术学院的评测:ULED画质综合性能可媲美OLED。而价格只有OLED的1/4。

  对于OLED和ULED的优劣,目前双方仍各执一词,实际上,市场也尚未对这两款产品做出最后的投票。但对于海信而言,他们因为ULED的推出,获得了宝贵的时间,这让周厚健更具雄心的计划得以向前推进。

  今年8月,海信在美国高调发布ULED,且直接与OLED抗衡,同时,向全球同行输出该技术,带动整体显示水平提升。周厚健的真实意图是:联合同行阻击面板产业OLED的更迭速度,给中国企业留下成长的时间。跳过OLED技术,直接迎来激光影院代表的无屏时代。

  激光影院,是周厚健手中真正的王牌。2014年,海信推出全球首个自主研发的激光影院。周厚健的想法很彻底:近40年,中国企业就是被外国技术牵着鼻子走,而这个鼻子,就是“屏”。干脆,激光影院直接绕过了“屏”,且显示质量同样与OLED媲美。

  这一技术如果实现,将是对整个电视机行业的颠覆。目前,海信激光影院即将推出二代产品,它的画质和硬件设备已经初步具备了市场竞争力,“随着显示芯片不断提升,它的效果会越来越好。”

  “我认为一个技术的真正飞跃是在和消费者见面以后。”这是周厚健亲自挂帅的项目,也可能是最后一个项目,因为他认为,在这个变革的时代,“年龄或许会是一个障碍”。“所以我会很快离开这个职位,退休。”他说。但在他按照国家规定离开海信董事长这个位置之前,他将带领这家公司迎接其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场战役。

  另一个海信

  互联网电视的成长速度已经超乎想象。不只是乐视,还有小米、酷开、KKTV、17TV,就连上海文广都要推自有品牌电视,彩电企业的品牌影响力正在被稀释。

  2015年第一季度,海信电器营业收入上涨9%至75.27亿元,利润上涨5.77%至4.83亿元,略微回暖。周厚健认为2015年的形势依然严峻,“比2014年略有好转,但还是困难,行业高增长一去不复返了”。业内普遍预计2015年彩电销量在4500万台左右,与2014年持平,在总量不变的情况下,互联网品牌的增长直接切走了彩电企业的蛋糕。

  周厚健不愿把行业低迷归罪于乐视:“你觉得一家企业能影响一个行业吗?”在他看来,大环境低迷和消费者信心不振才是彩电业萎靡的原因,过去几年政策刺激透支了一部分消费需求,也导致了今天彩电难卖。不过对海信的产品,周厚健有绝对自信:“要相信消费者的智慧,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2014年海信只推出了一款ULED电视,2015年增加到了四款,包括50英寸到65英寸4个尺寸,65英寸ULED售价2.6万元,同尺寸OLED电视是5.9万元。周厚健认为OLED在5年内不会成为主流,在其他厂商对ULED大多“留一手”时,他显示出了少有的坚决,“中国人对自己的技术总是自卑,迷信国外技术,现在就是要突破自卑心理,ULED就是敢和OLED叫板。”

  说这话时,董事长又回到了工程师身份:“企业的战略不能每时每刻都在变,要坚持做自己。海信的长项是技术和研发,技术创造价值是最大的,它不遵循边际效益递减的规律,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是一个企业发明了互联网,它获取的价值会有多大。”

  那么做彩电究竟还能不能赚钱?周厚健搬出了萨特的名言,“存在即合理”。“如果大家都认为它没利润时,明天也不会有利润,那这个行业就不存在了,但事实上不是这样。你们看彩电业利润率低,其实全球家电行业利润率没有高的,这就是耐用消费品的特点。但是它量大啊,彩电业产值达到1000亿美金,没几个行业能比的。”

  其实,不只是因为利润,和互联网关系最密切的彩电恰恰代表了海信的未来,如何将白电、手机等其他业务板块与大屏捆绑,在智能家居大旗下形成联动效应,这关系到海信未来几年能否继续领跑。

  周厚健把海信集团分为4个板块,多媒体和光通信;白电业务;包含商业POS和智能交通的IT智能系统。鲜为人知的是,海信的智能交通系统在国内公共交通领域已经占到70%市场份额,北京地铁的智能控制系统就是海信做的。海信的智能医疗系统已经在全国多所医院应用,可多角度调节、放大的智能屏幕取代了X光片成为医生的帮手。此外,海信的光通信市场份额在全球排第五,中国排第一,在光接入领域已经做到了全球第一,2014年海信光通信收入40亿元,在商用业务中已经算大头。

  58岁的周厚健还有两年就可能退休,最多干到65岁,但他并没有给自己一份紧迫的时间表。关于互联网,关于多元化,关于国际化,后来人有大笔发挥空间。谁来接替他执掌海信?“肯定是懂行的人接班,得承认年龄是变革的障碍,年轻人上来,变革的力度肯定比我更大。”听起来周厚健已经心中有数。

(责任编辑:HN022)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商学院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