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整合已死?大平台VS小公司的生态新逻辑

2016-06-28 13:27:08 中外管理 
  策划/本刊记者 史亚娟 文/本刊记者 史亚娟 朱冬 庄文静 谢丹丹 杨筱卿 统筹编辑/朱丽

  在这个颠覆的时代,抵御被颠覆的出路,似乎就剩下了:买!

  国内BAT巨头不惜重金四处并购的新闻,早已不绝于耳。公开数据显示,BAT通过大量并购进入了金融、娱乐、出行、医疗、教育、本地生活、O2O等多个领域。过去五年间,三巨头马不停蹄地投资了30家已上市公司和几百家未上市公司,其中中国互联网前30名未上市的创业公司,80%的背后有BAT的身影。

  雄厚资本、流量资源,是巨头吸引小公司的最大资本。但这场华丽“联姻”背后,也暗含着种种隐忧:原本为存活不断创新的小公司,不再有忧患意识,甚至出现创始人离职、团队军心涣散的现象。最终很多“嫁入豪门”的小公司,并未发挥原有技术优势,而是变得默默无闻,甚至丧失造血能力,最终走向消亡。

  商业世界,并购是消灭潜在竞争隐患的最有效手段,但大平台抱着“快速收割”目的,并购后迅速垄断、整合、同化,抹杀小公司固有特性乃至核心优势,一味追求“为我所用”,是否实现了平台化时代企业并购的最优价值?

  于是我们发现,在这场“旧瓶装新酒”的资本游戏中,原先商业教科书上的“文化整合”、“IP价值”、“竞争战略”等思维开始过时!

  取而代之的是收购之后,将如何继续保持乃至提升这些小公司的创新与成长能力?如何让小公司在大平台上脱颖而出,甚至发展成为引领未来平台发展的新引擎?

  谷歌孵化AlphaGo(阿尔法狗)是最好的明证。DeepMind,这个原本盈利无期的新锐科技公司,借助谷歌的平台力量,用了不到两年就震惊世界,并为谷歌带来了几百亿美元的市值增长。

  较之国内嫁入豪门后的纷纷泯然众人,如此之大的反差不值得人们追问深思吗?

  是的,要生长,而不是整合。至少,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整合。

  为此,大平台理直气壮的收编逻辑,以及小公司顺理成章的投靠逻辑,也许都需要重新检视。

  这正是《中外管理》本期封面文章要展现的核心问题。管理(史亚娟)

  案例1/谷歌VSAlphaGo

  过去许多年中,谷歌发起了几十宗并购交易。尤其自2013年以来更是加快了人工智能的整合步伐,但最终用意何在?收购之后,大平台与小公司的融合如何才能走向互相成就而不是被削足适履?从谷歌和DeepMind牵手的前因后果中,或许可以找寻到答案。

  贩卖自由的谷歌是梦想“合伙人”吗?

  文/本刊记者 朱冬

  人工智能完败人类的故事,似乎在电影里更加真实。

  从电影《机械姬》里,智能机器人“艾娃”成功骗取人类程序员的信任和同情,杀死设计者,逃离出荒郊的“试验基地”牢笼,巧妙地以人类的身份走向社会生存,再到电影《她》、《未来警察》、《钢铁侠》……无一不是人工智能与人类毫无违和地愉快相处或正面对弈。

  2016年3月9日,谷歌的AlphaGo人工智能机器人大胜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终于,机器人突破了人类智慧的最后一座堡垒,从荧幕假想到现实。而AlphaGo的幕后主人,曾于两年前被谷歌纳入麾下的“DeepMind”团队,也正式从幕后站到了台前。

  对DeepMind公司(以下简称DeepMind)的收购,成为谷歌截至目前在欧洲地区的最大收购案。而据传,在谷歌收购之前,包括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内的许多硅谷大佬们都曾向DeepMind抛出过橄榄枝。

  这个当初只有14个核心成员的科技团队,在成立不到六年的时间内主要干过些什么?他们凭什么会备受硅谷大佬青睐?更关键的是,被收购后,谷歌如何成就了DeepMind?而DeepMind又是如何在谷歌的平台上独立创新、脱颖而出,释放着自己的科技梦想?

  谷歌,在做“赔本买卖”?

  此前,很少有人听说过DeepMind,它是一家非常低调的公司,但它的背景并不简单。而一向走在科技创新前沿的谷歌,是如何“捕捉”到它的呢?

  似乎是受到英国著名科幻小说银河漫游指南里的宇宙终极计算机(Deep Thought)的启发,电脑天才杰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和他的两个伙伴谢恩•莱格及穆斯塔法•苏莱,2010年9月在英国伦敦的新街广场,决定建立一家利用人工智能“解决一切问题”的公司,并为其命名“DeepMind”。如哈萨比斯所说,公司叫做DeepMind,很显然,中文可理解是专注于深度学习。这家前沿的人工智能公司,将机器学习和系统神经科学的最先进技术结合起来,建立了强大的通用学习算法。

  但公司成立后,却因为没有可以销售的产品而无法得到投资人的关注。于是,杰米斯决定进军硅谷和亚洲市场,为著名投资人进行路演。仅在2010—2012年短短两年的时间,DeepMind就得到了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和李嘉诚名下维港投资的青睐,融到了至少50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2012年,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有意收购DeepMind,但是双方的谈判于2013年搁浅。随后,谷歌开始介入,最终以4亿英镑的价格并购了DeepMind。谷歌高层曾表示:“对于我们投资人来说,这个并购代表了投资高科技领域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财务报表无法体现公司的真正价值。”

  的确,DeepMind在2012年账户亏损200万英镑。到了2016年谷歌的爱尔兰分部全资拥有它时,公司账户上虽然有现金9500万英镑,但是公司净值依然是负数,亏损500万英镑。

  难道谷歌乐意做这桩赔本的买卖?

  对此,谷歌方面表示:购入DeepMind是希望借助它来打造谷歌的核心产品,如搜索和谷歌翻译,起初公司并没有想尝试什么神秘项目,比如制造机器人。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整合已死?大平台VS小公司的生态新逻辑》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