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两年四倍,运气还是实力?

2016-07-18 14:25:29 和讯名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交易门。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几个月前,我在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上第一次见到艾伦。那时他刚从美国回港不到两个月。他打扮随意,背着背包,一副ABC的样子。一坐下来就跟朋友聊投资和打游戏,似乎不太理周围的人。

  那时,朋友Y刚刚辞掉JP Morgan的投行工作,说要“寻找人生意义”。这句话是香港80后、90后的口头禅,我身边的许多朋友不甘成为大公司里的小螺丝钉,放弃有头有面的工作,宁当吃土族。

  Y介绍艾伦给我认识时说:“如果我有他一半本领,就不用这么烦了。”

  今年26岁的艾伦目前是一名美股自营交易员。他工作从晚上七点才开始,每天起码交易到凌晨三四点才睡觉,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从实验室出走的交易员

  艾伦的话匣子一开,其实很好聊天。他懂得分享和提问,喜欢用广东话和英文街头俚语,经常自嘲。

  艾伦中学就读于香港知名“重点中学”——曾经出过孙中山的拔萃男书院,他给我看他的初中成绩表:中文科倒数第一名。数学似乎也不怎么样,还是从尾巴数过去比较近。

  虽然排名靠后,艾伦却以优异的SAT成绩和良好的综合表现考进了美国八所常春藤盟校之一——以自由学风而闻名的布朗大学。在布朗大学,艾伦以4.0 GPA的成绩荣誉毕业。

  艾伦本科读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他本来打算在布朗继续攻读医科,但读医学院不仅要付国际学生的高价学费(30多万美元),还要忍受长达9年的煎熬,加上本科就十三年,这足以让艾伦打退堂鼓。

  不当医生,又干嘛?2011年冬季,本科最后一年的艾伦愈发觉得前途迷茫。

  “那时候担心自己修读生物不当医生,难道去干科研,一年赚30k美金,几乎最低工资,‘成世人就收皮’(一辈子当屌丝)?”

  艾伦当时有个读经济的同学,暑假在JP Morgan实习。同学告诉艾伦,在银行工作不一定要修金融,修什么科都可以。

  受到启发,艾伦决定试一试。2011年2月,他很幸运拿到了一家韩资证券公司在香港的实习机会。

  在这家证券公司实习时,艾伦观察到卖方有两种交易员:一种负责执行交易,另外一种负责做市,但两方基本都是服务买方客户,没有决策权。

  “卖方大部分的人可能不会告诉你This is my dream job(这就是我想要的工作)!我喜欢有自己的话事权,所以我一定要去买方。我喜欢市场动态,看着数字跳来跳去,好像打机(玩电脑游戏)——你知道我很沉迷打机。”他说。

  艾伦的梦想是进入对冲基金和自营交易团队工作。他申请加入一批自己感兴趣的对冲基金和自营交易团队。经历多轮高难度(题目从概率、心算到脑筋急转弯等包罗万象)的艰辛面试后,他终于被一家位于纽约华尔街的自营交易团队录取了。

  “那时候很兴奋,网上的人都说当自营交易十年以后可以退休了,去夏威夷。”

  初尝“趋势交易”

  开工第一天,艾伦被老板派去买咖啡。老板扔给他一张黑色信用卡,他定睛一看,竟然是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Ameican Express Centurion Black Card),世界公认的“卡中之王”,据说是唯一可以刷卡买飞机的卡。

  “对我来说白金卡已经很牛,当时我觉得这老板是个大人物。”

  后来,艾伦帮老板搬家时发现,三十多岁的老板跟太太住在华尔街的顶层豪华公寓,有六、七个房间 。这一切,都让他对未来增加了无限憧憬。

  作为新人,艾伦一心一意观察同事的投资方法,依葫芦画瓢。趋势交易(Momentum Trading)是他最初学到的一个方法。

  趋势交易指投资者认为某些原因导致价格变动,总是沿着一个方向持续运行,一轮上涨或一轮下跌,形成一个升或跌的趋势。一旦确认了一个上涨的趋势就可以买入,一旦确认了一个下跌的趋势就应该沽出。

  “比如大摩公布利好盈利,我猜测花旗下星期很大机会也有好消息,就可以先买花旗银行的看涨期权,预计到时候股价会升。”

  现在的艾伦说自己已经不用这一套了。“当时觉得有逻辑,但再想深一层,那根本是赌钱,这种作法没什么根据。”

  “我不是金融板块的专家,但大摩主要业务是经纪商,和花旗的银行和商业银行业务从根本上不一样。而且一个公司有好业绩不代表另外一家公司也会有好业绩。”

  工作几个月后,公司让包括艾伦在内几位新晋的交易员进行模拟交易,互相比赛选股。当时是2012年,他记得旗下拥有肯德基、必胜客、塔可钟(Taco Bell)等的餐饮连锁品牌百胜餐饮集团(Yum!Brands)受禽流感影响,中国业务很差,股价不停下跌。

  “股价跌我就卖,因为觉得禽流感是坏消息价格应该就会降。问题是当时我不理解市场预期,比如应该要知道肯德基在想什么,买方分析师在想什么。如果价格已根据市场预期调整过,其实没有太大的下降空间。”

  凭着一知半解的投资策略和运气,艾伦胜出了比赛。

  “对每个炒股票的人而言,一开始就赚钱绝对是最坏的情况。这会令你分不清什么是luck(运气),什么是skills(技巧)。牛市赚钱不算什么——大市升15%,你赚17%,算什么呢?可是那时候我就迷惑了,不知道胜出比赛是个假象。”

  当然,这个道理,也是他用真金白银换来的。

  2012年10月,信心满满的艾伦向妈妈借了大概6万美元。他运用自己刚学来的趋势交易法:“主要依赖业绩作为根据,股票升我就买,股票跌我就卖。”

  头两个月,艾伦差不多每次交易都赚钱,盈利超过10%。 但从2012年12月到2014年4月之间,艾伦把从妈妈那里借来的本金逐渐亏掉了80%。

  回归生化股

  这一年多,艾伦一直在不停思考和探索不同的投资策略。

  2013年6月,他跟一位麻省理工大学毕业的同事邻座共事。同事是基金经理,主要做风险套利(Risk Arbitrage)。由于这个契机,艾伦开始学习风险套利。

  所谓的风险套利,往往涉及兼并或收购中的双方公司。在换股并购中,风险套利者有时会买入目标公司的股票,同时做空对应数量的收购方股票来对冲市场下跌的风险。在进行套利交易时,投资者关心的是合约之间的相互价格关系,如果价格的变动方向与当初的预测一致,那么投资者可从两合约价格间的关系变动中获利。

  风险套利者从每个并购案赚取的利润通常只有1%到2% 。如果由于谈判、监管部门的各项要求等导致并购失败,或两家公司的股票走势不会和预期相符,可能会亏双倍的钱。

  虽然风险套利风险大、利润薄,但成功率很高,所以总的来说还是有利可图。

  由于风险套利涉及的不止买卖股票,还要懂得用看涨期权、看跌期权,艾伦开始认真研究期权以及其背后的数学。他买了几本书,钻研希腊字母 Delta、Gamma、Vega、Theta,了解影响期权价格变动各种不同的预测方式、Black-Scholes期权定价模型等课题。

  “当时我想,他们愿意亏10块赚1块,而成功率大概有90%,计算起来期望值其实只有略大于零。如果我找到一些情况,对的时候升100%,错的时候亏50%,那只要成功率稍微多于50%,期望值已经更大了。”

  这时,艾伦想起自己的本科——生物化学。

  “因为它是一个很动荡的板块,比科技股更甚。但它也是一个很专的行业,比如一种药的功用,怎样评估一种药的效果,你要有那方面的专业知识。 ”

  于是,艾伦开始正式研究生物化学股。

  基本面分析碰壁

  艾伦和一位学机电工程的朋友合作,用几个月的时间建立了一个公司基本面资料库,包括公司业绩、利润率、销售趋势等,旨在弄清楚这些公司的内在价值、来龙去脉。

  基本面投资者,又称为价值投资者,他们相信一间公司的股价终究会回归公司的基本价值。

  “那是成为像巴菲特那样的价值投资者的第一步。你必须真正了解这股票的业务,有什么因素推动业绩,公司的管理模式等,而不是光凭新闻或市场消息贸然进行买卖——那是赌博,像我一开始学的趋势交易。”

  同年底,艾伦换到了纽约另外一家投资公司任职。新公司给他很多自由,主要职责是学东西。他花了几个月根据损益表、资产负债表等资料建立模型,打算试着当一个价值投资者。

  “那时候是转折点,开始重点用基本面分析,认认真真研究公司,再没有赌钱心态。”

  艾伦认为价值投资得看长线,持有股票至少应该超过一年。

  “我颠覆了头一年学的东西,以前股票价格下降就会止损。现在越跌越喜欢,一支股票值10美元,降到7美元,觉得便宜我就再多买一些。”

  2014年1月,艾伦以250美元的价格买入了制药公司Intercept Pharmaceuticals Inc(NASDAQ:ICPT)的股票。受新药的利好因素带动,公司股价在一个月后翻了一倍,攀升至499美元。2月,标准普尔普涨行情持续上涨,但科技和医疗板块股价却离奇地开始回落;再过一个月,美国国会宣布将会规管药品价格,股价受消息影响,最低点降幅超过30%。

  艾伦决定贯彻自己的长线投资理念,坚持不卖手上的股票。到了4月,ICPT股价从500美元降到220美元,原本可以赚100%的艾伦连本金也保不住。

  “我那时候情绪到了低点”。发现这样行不通的艾伦卖了手上所有持仓并清理思绪。

  “当时才开始明白市场情绪的重要性。投资者觉得计价过高就会开始卖货。基本面是重要,但拿着一只股票十年是不可能的,到了极端价位一定要懂得卖或买。”

  处于低谷的艾伦发现对他而言,趋势交易行不通,单纯的技术分析行不通,长线基本面投资也行不通。

  “对有些人来说可能行得通,比如公用事业、商品周期、消费必需品类股等,不过生物化学类股不行,因为价格升跌较大。哪有股票一个月升100%?这种情况一定得卖。”

  走自己的路

  对交易心灰意冷时,艾伦经常到纽约和新泽西的雪山去单板滑雪,从新泽西州的Hunter Mountain 到纽约州的Windham Mountain,每周末来一次“自我反省”。

2014年的一个晚上,有朋友邀请艾伦玩扑克——他最喜欢的游戏之一。艾伦刚下山,就背着单板去朋友的家。
  2014年的一个晚上,有朋友邀请艾伦玩扑克——他最喜欢的游戏之一。艾伦刚下山,就背着单板去朋友的家。

  牌局有一位韩国人T,刚刚开始在华尔街另一公司当交易员,负责科技股票买卖。T工作的公司架构是一个交易员配一个分析员。他们俩一起来玩扑克,碰巧分析员也是从布朗毕业,比艾伦高两级。三人就开始聊天。

  只是一面之缘,但艾伦对T的评价是“好鬼寸”(态度很傲慢)。“他不太懂基本面,但我记得他说 ‘there're so many opportunities in the market,you got stuff to do everyday, you don't even have to look. Just sit there and you got shit going on everyday.’(市场上的机会多得很,你根本不用特别去找。每天都有事情干,光是坐着也能赚钱。)”

  那一晚过后艾伦认真想了想这段话。他开始仔细研究每一段有关生物技术的新闻,不论内容跟投资有关与否。

  他发现人对新闻的反应很一致。

  “比如地上有100美元,行人的反应通常只有几个:如果附近太多人,有闭路电视或警察,可能会还给掉钱的人,可能会什么都不做。但在某种情况底下,比如附近完全没有人,很多人的反应可能是把钱拿走。当然总有例外,可能那人怕肮脏,可能他太多钱,反正总会有些变数。”

  明白群众心理以后,艾伦开始明白为什么股市会波动。自此之后,他发现自己看完财报,听完电话会议后,就可以推测公司股票的走势,亦可以大概明白其他投资者会怎么看某个业绩,他们会做出什么投资决定等。

  艾伦的结论是,运用基本面,加上技术分析,还必须加上对大众心理的理解——这个尤其重要。他认为这些加起来才是最全面的方法。

  运气还是实力?

  2014年6月,还在华尔街工作的艾伦把从妈妈那里借来的6万美元亏光后,决定再去找爸爸借钱 。

  “我说我现在行了,知道怎样做,你可以给我一点钱吗?妈妈那里已经蚀了太多,很难翻身。”

  爸爸借给他10万美元。

  这两年市场异常动荡。2015年4月港股开始暴升,同年8月、9月、次年1月,股市多次大幅度下降,不到一年间已经抽了三次水。尤其8月份人民币贬值,市场气氛踏入了熊市。

  “股市大跌30%,很多人会害怕,这关系到市场情绪。因为我前一年犯过错,2015年8月我看出有问题了,跟老板说,‘you know what,I'm going in cash right now(我决定清盘了).”

  “我不是预测到人民币会贬值,没有人能预测这种事,但市场情绪的作用是告诉你,好景的时候股价都升不起来,一旦有坏消息,跌幅只会更多。”

  为了说服老板,艾伦用数据分析支持自己的论点。“美联储说要加息,货币会走强,通胀率会下降,而投资者最害怕通缩……这个恐惧一直存在,不过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它会开始影响市场表现。”

  艾伦卖掉了手上所有股票,并告诉老板市场已经有迹象显示投资热潮开始放缓。

  “他自己蚀钱但还不相信我,每天过来问我为什么不买货?真的很烦,我没有理他。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不想在那里工作了,可是因为想拿掉年终奖才走,而且我想有在对冲基金工作的业绩纪录。”他说。

  终于,不想再忍的艾伦在2016年初离职,回到香港,在家里全职交易美股。

  艾伦选择自营交易这条路,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他认为这能让他更全面地施展能力。

  在他看来,大部分对冲基金的三个主要角色:交易员、分析员、投资经理,各司其职,但很少有人能看到全局,必须互相依赖。

  一般来说,投资经理就是老板,买卖股票由他/她说了算。分析员(就是艾伦以前的角色)主要职责是熟悉公司基本面,分析风险等。投资经理和分析员商讨后,会向交易员下单,买方交易员便联络卖方交易员。交易员需要有许多关系,并要知道哪个价位好,但他们对基本面的理解不用很深入。

  艾伦想要打破这种“支离破碎”的状态,用自己的哲学,走自己的路。

  “炒股很讲究创作力,每人有自己的风格,自己的哲学。如果每天要我违背自己的那一套我做不到,还不如索性不做。”

  从2014年6月到今年6月,艾伦用自己的方法操作他向爸爸借来的10万美元,目前已经翻了四倍多。他欠妈妈的钱已经全数还清。

  虽然入行的初衷是为了金钱,但他现在更看重自己能力的成长,对赚钱的欲望并不太高。

  “有人问我是不是哪天赚到钱就开心?不是,做对决定有可能蚀钱,做错决定也有可能赚钱。我宁愿每一天都make the best decision(做最好的决定)。可以最大化收益和把损失降到最低,我就已经很满足。”

  痴迷“打机”的他觉得交易跟打游戏、玩扑克并没有两样。

  “用钱来玩是为了避免做出不理性、不合逻辑的决定。只有这样游戏才可以玩下去。”

  很多人仍然会挑战艾伦——正如他喜欢挑战别人——究竟他是运气还是实力。艾伦笑道:“两年毕竟是很短的时间。反正看看一年之后我是不是在扫街吧。”

  完

  联系本文作者可发送邮件到 peony@tradingmen.cn或在评论区留言。

  YY:职业牌手YY的价值投资路

  MC:拳击场出来的黄金交易员

  李奥:我希望优秀的程序员跟着我干都能实现财务自由

  杨春:涨涨停停北京梦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交易门

(责任编辑:李治华 HN02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