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商业逻辑引发的公益哲学思考

2017-01-12 14:11:41 中国慈善家 

  作为一家教育公益基金会,还必须回答教育的目的是什么。这样才能明确个人与基金会整体的公益信念,从而构建顺应变化的产品和服务体系

  作者:潘江雪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6年12月刊

  潘江雪: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发起人、理事长

  很多人认识“真爱梦想”是从我们连续四年位列《福布斯》“中国慈善基金会透明榜”榜首开始的。公开透明成了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的标志性特征—从2008年成立开始便每年详细公开审计报告和财务数据,成为国内首家按照上市公司标准公开发布年报的公益基金会。 透明是真爱梦想的核心竞争力吗?像真爱一样透明是每个公益组织都能做到的吗?要回答这些问题,得从另一个真爱梦想的特质:专业高效说起。因为只有追问为什么真爱梦想要采用商业化管理,才能理解我的公益哲学思考脉络。 寻找第一性原理

  全世界第一款数码相机是由柯达的相机工程师Steve Sasson在1975年发明的。1998年,柯达有17万名员工在全球销售所有相纸的85%。而仅仅在13年后的2012年1月,柯达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2007年诺基亚销售额占全世界手机销售额的40%,同年iPhone 1上市,谷歌开始做安卓。诺基亚的CEO看到苹果手机说,苹果手机就是一个小玩意,我们的对手还是摩托罗拉。在功能手机领域连续领先14年后,2013年,诺基亚在智能手机时代被微软收购。当诺基亚CEO在最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把公司卖掉时,他说: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

  最近的十几年时间里,我们看到一些曾经辉煌过的公司和它们的商业模式都消失了。未来,很多行业也将会经历这样的颠覆。身处公益行业的我们是否也会面对这样的命运呢?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李善友教授给了我很大启发,他说:每个创业者都需要找到自己的第一性原理。

  真爱梦想创立于2007年,次年获得上海市民政局的支持,获批成为“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在近10年的公益实践中,我一直生活在扑面而来的工作喜悦感和焦虑感中。商业社会不断上演的大戏时常让我陷入一种隐隐的危机感中:如何保持真爱梦想的创造力,获得永续的发展?作为创始人,我必须思考清楚真爱梦想的第一性原理;作为一家教育公益基金会,还必须回答教育的目的是什么。这样才能明确个人与基金会整体的公益信念,从而构建顺应变化的产品和服务体系。

  回顾创办真爱梦想的初衷,我想应该有三个基石假设:1、社会进步是由人的认知提升导致的;2、人的认知观念的进步可以通过学习获得;3、教育就是人类学习的一种主要方式,特别是针对儿童。由此推导出真爱梦想的第一性原理:儿童教育改善会推动社会进步。

  在第一性原理之上,真爱梦想构建了使命:专注素养教育,推动教育均衡,帮助孩子自信、从容、有尊严地成长。我们相信能够透过教育推动社会进步,因此寻找并探索可持续的系统化公益产品和服务模式:怎样让我们关注的孩子有能力和信心去迎接更加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那些在城镇化转型过程中遇到困境的孩子,在贫困地区指望通过考试改变命运的孩子,他们未来将面对越来越固化的社会阶层形态。我们希望透过社会、企业、政府之间跨界的教育公益合作,帮助学校突破唯分数论的现状,给孩子们更健全的教育;透过为教师赋能,引导孩子们成长为心智健全、认知完整、富有梦想力的青年,而这些孩子就是中国的未来。我们想要什么样的未来,就要看今天有什么样的教育。 公益引入商业化思维之一: 制定战略,对有限资源合理配置

  应该说每个公益机构都有伟大的使命,但不一定每个机构都能找到实现使命的清晰战略。走过9年实践,我们每年会重新审视基金会的战略。找准社会问题的痛点,展开战略思考,根据未来可能获得的资源提供可操作的解决方案,是我们借鉴商业化思维的第一步。

  今天教育的痛点几乎是全社会的痛点—有教无育,高分低能。9年前,真爱梦想尝试找到解决应试教育的痛点,快速建立了可迭代的原型—梦想中心乡村图书馆1.0模式。我们的战略路径是:以硬件加软件的方式进入学校课程体系;以农村突围城市的方式来扩大素养教育理念的影响力。基于“梦想中心”1.0展开的迭代能力,是我们这些年成长的主要动因,同时可以看出我们近年来开展的70多个项目的内在逻辑关系。

  比如脱胎于乡村图书馆的五彩梦想中心教室,我们希望打开孩子们的视野,让他们透过图书和电脑看到外面的精彩世界。从诞生第一天就受到孩子们欢迎的梦想中心如何能快速复制?设计出连锁店一样的标准化梦想中心建设模式是我们的第一次产品迭代。这次迭代让我们今天有能力每1-2年就升级梦想中心配置,如今梦想中心已经迭代到5.0版。而且我们在一年中,仅用4名员工就可以在全国任何地方建设400多家梦想中心。

  2008年的一次偶遇将华师大课程所所长崔允教授带进梦想中心,他提出要为孩子们创造出一套跨学科的素养教育课程—“梦想课程”。如何让这些课程能持续地为孩子们带来改变?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为当地的教师赋能—于是出现了“梦想领路人、梦想教练计划”等一系列教师培训项目,今天这些培训项目已经纳入了“教师发展学院”的教师成长体系,成为老师-校长-局长三级培训体系中的一部分。

  在微博兴起的2009年,我们开始设计为老师提供轻社交平台—梦想盒子,今天已经有近10万名梦想老师在上面分享自己的教学心得和感悟。深藏在2500多个学校里的梦想中心和梦想课程,如何能让更多的人看见?2015年我们设计出一款能移动的梦想教室—梦想大篷车,今年梦想大篷车项目组历时163天,沿古老的丝绸之路,走过陕西、宁夏、内蒙、甘肃、青海、新疆6省区,累计行驶1.6万公里,超过3万名孩子体验到了包括3D打印课在内的丰富的梦想课程。

  2014年,真爱梦想从非公募基金会转制为公募基金会,我们又该如何带动更多人一起发展?于是,致力于帮助小微公益组织和公益理想者们的公益众筹平台“火堆”应运而生—个人与组织不仅可以在火堆平台上发起筹款项目,还可以获得真爱梦想提供的资源对接、项目管理、财务管理、公益咨询等各项服务。

  在梦想中心的延续性创新过程中,当我们发现一些突破性的技术变得越来越成熟时,就会把它引入梦想中心。比如随着3D打印技术的普及,3D打印课程进入了梦想大篷车;随着AR/VR技术的成熟,我们也在研究引入沉浸式学习的方式。 公益引入商业化思维之二: 建立有战斗力的团队

  公益创业最初往往是“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但是使命和战略的真正落实靠的是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我理解联想著名的管理三要素:“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就是要建立起一个真正有使命感的组织和团队,让正确的人用正确的方法做正确的事情。真爱梦想有一群职业经理人,职业思维能力和项目构建能力是我们最初的创业优势。随着组织的不断长大,使命、理念、工作方法如何从创始人传递到每一位员工、志愿者和捐赠人?为此我们必须将自己的公益行为总结提炼为“商业模式”一样的公益模式。当公益模式与组织结合之后,一样会出现KPI或者OKR,到了KPI这个层面,执行力就有保证,公益的热情加上高效执行力才能展现公益效能。所以我们在2009年首次公开发布年报时就提出:让公益更有效率。这是一个有战斗力团队的公益宣言。

  从使命推导出战略,清晰的战略吸引志同道合者,跨界人才组建起现代公益组织的工作方式。基于第一性原理和用户(孩子们)的需求设计和迭代产品及服务,并通过反馈和项目评估来调整战略。正是这些商业逻辑在公益中的运用,引发我对公益的哲学思考。

  不断追问自己的哲学思考中,真爱梦想成为一个知行合一的公益机构,我们把“帮助孩子上好学”这个小小的理念,最终演化成一个“教育推动社会进步”的使命,建立起一套系统的工作方法,并且形成真爱梦想特色的公益产品。所以我认为,不断迭代产品和服务的能力是真爱梦想的核心竞争力,公开透明是这套系统中的自然呈现。所以每家有清晰使命和战略,构建了产品服务体系,需要对外募资的公益机构,都会有公开透明的本能需求。(整理:谢舒)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商业逻辑引发的公益哲学思考》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