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宝全&江楠:父子同心 齐力锻金

2017-03-31 17:55:21 接力  吴申

接力2017年第3期
接力2017年第3期

  “做企业,必须要创新,要用与时俱进的手段和工具,才能事半功倍。但是做事的态度和精神,是要靠传承的,要满怀敬畏地去传承。”这句话,出自江楠的每日一省。而坚持这样记录自己人生的感悟和想法,今年41岁的他已经坚持了1100多天。

  江楠这种时常总结和反省的习惯也许遗传自他的父亲江宝全。江老先生虽然已年届古稀,仍然坚持看书学习,并保持着与时俱进的生活态度。

  江宝全,南京金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优秀民营企业家,江苏省人大代表,同时担任北京大学特聘顾问,南京大学、东南大学等五所大学兼职教授。虽然已经不常在公司出现,员工们见到他都尊敬地唤一声江主席。

  江楠,南京金陵金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公司员工亲切地称他江书记,他也一一和员工热情地打招呼,好像亲人一般。

  与江氏父子聊天是件很愉快的事情。父亲语速很慢,沉稳却不失亲和力,字字珠玑;儿子睿智自信而温和谦逊,句句在理。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代代相传的榜样的光辉。诚信、谦逊、敢于奋斗,先人后己的江家一脉相承的家训在他们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现。“无论境况如何,我们都应立足当下,踏踏实实往前走,这样才能让企业长长久久地走下去,成为一个百年企业。”

  金陵金箔,金字招牌

  说到南京金箔,在当地几乎无人不知。作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南京金箔已有两千年的历史,并且闻名世界。不仅中国的故宫、天安门、人民大会堂几乎全部使用南京金箔,全国乃至全球的许多寺庙和现代建筑都频繁使用南京金箔作为其装饰材料,产量占世界70%。而金陵金箔一家就占到南京金箔产量的一半。

  然而,也许很多人不知道的是,1983年,当38岁的江宝全第一次被委派至当时的江宁金箔锦线厂任职时的情景。堂堂一个金箔厂,固定资产只有38万,年产值只有175万元,欠债亏损竟有197万元,并且连年亏损,是当时江宁县最大最严重一家濒临倒闭的亏损企业。一些老艺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政府也感到特别的头疼。

  江宝全到任以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不断地尝试新的技术,恢复产品品质,坚持不懈地接触、培育国内以及海外市场。时值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江宝全带领当地金箔人,实实在在地打了几场振兴金箔的漂亮仗,不仅拯救了濒临灭绝的金箔工艺,而且使企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已发展成为年产值10亿元,年利税一个多亿,连续九年成为上交国家税收名列当地区属企业第一的集团化企业。产品畅销国内外,是世界五大金箔生产中心之一,中国烟草物资总公司定点生产基地。

  1975年,江宝全的长子江楠出生。这个“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二代企业家却全然没有因为父辈的成功而享受什么特权,相反,父亲艰苦创业的一点一滴都在他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不断地生根发芽。1995年从东南大学毕业后,江楠被分配到南京旅游局人事教育处,负责全南京市导游考试的工作。“父亲对我的人生规划也会提出一些建议。而对于我来说,也更渴望在实践中证明自己。”因此,江楠和父亲进行了一次促膝长谈,两人一拍即合,“我们都认为,如果能进入企业工作,不但能发挥自己更大的作用,也可以学点东西,并且有更多成长的空间。”

  于是,1998年,24岁的江楠正式进入集团工作,一干就是18年。他并没有做“空降兵”,而是从基层做起,从了解工序开始,销售、生产、发货,几乎每一个岗位他都做过,都做得很出色。从一个少不更事的年轻人到今天身居要职负责整个公司大小事务,“对我来说是自我成长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学习的过程。经过这么多年,我对集团的人和事已经充满了情感,对集团的热爱也融入到我对事业的追求里。所以于我而言,无论好的还是坏的,都是一步步走来学习的过程,都是一些抹杀不掉的记忆。现在对企业的热爱、对金箔的热爱,包括为企业发展所做的拼搏,不仅仅是来自于父辈们潜移默化的影响,更重要的还是在这18年的工作经历当中,我已经把自己对金箔的喜爱融入到对事业的追求里了,把父亲的事业变成了一个自己想要去为之奋斗的事业。只有有了这样的愿望,像我们这种传统手工艺企业才能够与时俱进,才能够精益求精,才能够传承发展。”

  子承父业,一诺千金

  相对于父辈创业时大刀阔斧的乘法,江楠在做的多是守业者精雕细刻的加法。千锤百炼下,父辈在荒地上建立起自己的“金箔王国”;市场捶打后,南京金箔锻制技艺成为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稳健持重中,江楠在探索一条自己的金箔文化产业传承、发展之路。

  江楠接手公司管理后发现,作为全世界最大的金箔生产基地,金陵金箔所取得的GDP,还不及日本金箔行业的1%。仔细分析,江楠发现,日本利用金箔配合创意和设计,做了许多旅游纪念品和周边产品。这些方面产生了巨大的边际效益,用金箔做成的产品变成了它主要的盈利渠道,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效益。

  于是,江楠决心对金箔的生产和市场进行创新和改革。他提出“用黄金去做创意,用黄金去做文创”的口号,希望用金箔打造年轻人喜欢的东西。首先,在品牌宣传和设计上不断地加强,“我们跟世界上顶级的设计师接触,希望他们用金箔做出年轻人喜欢的东西,跟这个时代相结合的东西。以前人们认为金箔只能用在佛像或者古典建筑当中,现在我们可以用金箔做出很多光怪陆离的产品,与时代、时尚元素、或者与本地文化相结合的文创产品,这样才有生命力。”

  有了这个思路,金陵金箔自上而下进行了一些实实在在的改革。首先,建立更丰富的渠道。公司与许多金店进行合作,在金店里设立专柜,用自己的品牌和金店合作销售金箔工艺产品。相比于一些纯金制品,金箔成本较低,可以配合各种材质制作时尚配饰,非常具有竞争力。其次,公司以定制的方式和其他大企业合作,为他们量身定做一些工艺品,以开拓销售渠道。不仅如此,公司和各大5A级景区合作,制作手伴等文创产品,这样一来,不仅能够提升景区周边产品的质量,还能让金箔走进更多家庭,让更多人了解金箔。

  “故宫文创产品的成功给我很多启示,它有它的脉络、元素和灵魂,因此我们也在和故宫以及南京博物院等等进行接触。我们甚至也在思考,我们在文创产品这一块不仅应该立足于中国,更应放眼全世界,我们愿意和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设计师合作。因为金箔的特质足够薄,它可以和任何一种工艺和材质结合在一起,甚至于非洲某一个国家的手工艺,我们也可以跟它结合在一起,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产品。渠道建立了,就是市场具备了。只要有足够好的东西,销售都不是问题。”

  在江楠的领导下,金陵金箔投入大量的精力,把一个B2B的金箔工厂,变成一个B2C的金箔产业,因此,也让很多终端消费者了解金箔是什么、金箔可以干什么、金箔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这个工作光凭我们一家企业做也是非常困难的,所以现在南京市委市政府,包括宣传部都特别赞同这个观点,将金箔作为南京的一张名片,不遗余力地将它推向世界。”

  对于江楠的这些改革创新的举措,江宝全都看在眼里。当我们要他给儿子的表现打分时,江主席满脸自豪地给出了90分。他说,不能盲目吹捧他,以免他会骄傲。“我们这一代人,出生在旧社会,我们磨炼出来的工作素质是吃苦耐劳,顽强拼搏。现在这些年轻人,骑在巨人的肩膀上发挥自己的才能,他们比我们有文化,懂得创新,接触现代化的东西比我们快,善于学习新思想,但思想高度比起我们,还有一定差距。”即便如此,一向严厉的江主席眼里仍是掩饰不住的满意和骄傲。

  金玉良言,家训永传

  江宝全曾写过这样一句话送给他的两个儿子江楠和江山:“不图家产千千万,只愿楠山志不颓”。他说:“只要有志,通过自己的奋斗,任何困难都可以克服。如果没有志,给他们留再多的家产也是无用。”

  在教育方面,江宝全有着自己的一套“大政方针”。做决不溺爱儿子的父亲,做有意让儿子吃苦的父亲,做一个比对部下更严格的父亲。“必须让儿子历经苦难、不让他们养尊处优”。江楠进入公司后,父亲对他的要求更加严格。“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出现的不足,如果是其它干部,我批评处理往往还会手下留情,可对俩儿子,我决不留情。许多时候,集团干部都觉得我对儿子严格过份。前些年,江楠夫妻出差美国,孙子在南京家中无人接送上学,就叫集团办公室用公司车每天接送孙子上学。他们心想,集团改民营了,老爸是集团最大的股东,用车接送下有什么关系?当我知道后,立即公开发通报,要求接孙子的汽油费,全部由大儿子自付。我也主动罚款千元,承担管理不严的责任。”

  江宝全就是这样以身作则教育和影响着两个儿子。他坚信,好铁也需要坚持不懈的锻打才能成钢。因此,他始终以“坚定不移、坚持不懈、坚忍不拔”这12个字来要求他们。正是在这样严父的教育下,江家的两个儿子也都树立了为人正直,先人后己的品格。当被问到“儿子哪点跟您最像”时,江主席自豪地一笑:“关心别人,把别人的想法、意见和需求、利益看得比自己还重。这不仅是我,而且是整个江家一脉相承的。”

  “作为一个企业家,我只想为企业,为社会多创造财富,但我不想自己多享受财富,我也一直这样教育我的两个儿子。钱字左边是金字,右边有两个戈,也就是说,钱既是好东西,用得不好也会非常危险。所以人不能贪心,不能恋财。” 江主席和我们分享了自己的财富观。金陵金箔有1600个已经被交到社保部门的退休职工。然而每年过年,公司都会把他们请回来,开席150桌,请大家吃饭,给大家置办礼物。年复一年,已经成了一种习惯。退休员工们每年都惦记着这个日子,一个来看看自己的家,二来大家在一起聚聚。“看到他们开心,我觉得花再多钱都值了。”

  江宝全告诉我们,他一路走来,帮助他的人不计其数,所以他特别懂得感恩。而这点从小就在烙印在江楠的心里。他坦言,父亲对他最大的影响就是他待员工、待干部是饱含着爱和真诚。“任何一个个体到这个企业来,共同奋斗的目的就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在这个平台上。彼此尊重也好、彼此关心也好,都是建立在一种爱和真诚之上。所以他对员工的关爱,让大家都热爱工作、安居乐业,这一点深深影响着我。

  做企业如同做人,在公司,江楠和江山踏实肯干,善待员工、尊老爱幼,深受员工爱戴。他们没有富二代的陋习,不张扬、不摆谱、不挥霍。即使在江楠接班之初,一些跟着江宝全打江山的老一辈管理层也都紧紧团结在江楠身边,为年轻的他出谋划策。“我父亲也一直在教育我们,就是要想创新,首先得传承,你要用敬畏的心态去面对老一辈创下的基业,去面对他们曾经走过的艰辛。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你尊重别人,别人自然也会尊重你。我们也算是一个家族企业,很多股东看着我从小成长起来,所以对我的工作大家也寄托了一种情怀,希望能有人把他们的事业继续传承下去。在运营上,我们也不贪大,只希望能够长长久久的,做一个健康的百年企业。

  百年企业,千金不换

  2000年,中国放开了黄金买卖和使用,于是,许多个体户和小作坊都加入到金箔制作的市场中来。行业的规范开始变得混乱,利润率大大降低。然而这样的无序竞争带来的弊端也很明显,没有人再愿意对这个行业的技术改造、市场推广和品牌宣传投入更多的费用。在这过程中,金陵金箔的出口价格下降了2/3。价格战导致的结果是,金箔市场的质量也越来越没有保障。而金陵金箔却始终坚持自己的标准,绝不通过牺牲品质去占领市场。金陵金箔锻打的标准是万分之一毫米,但如果继续锻打,到万分之零点八,那么成本又可以降低20%。“但如果我们这样做,这个行业就慢慢地走入死胡同,最后连个体户可能也没饭吃了。”

  在这样的境况下,金陵金箔不但没有裁员,相反,公司不断加大对匠人的培养和传承,这也稳定了很多金箔从业者,在这里聚集下来。渐渐地这种状态反而从负担上的劣势,变成了一种人才聚集的优势。“很多匠人反流到我们这儿。而且因为我们的品质,市场上也开始出现了‘我不求东西便宜,但求质量过硬’的想法。这时候,我们发现我们的春天又来了,市场又在逐渐地接受我们了。 ” 江楠也表示,虽然和同行相比,金箔集团发展还不错,但是整个金箔行业的传承和发展需要大家拧成一股绳。“我们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同一条船上的水手,虽然每个人分工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的愿望——保证整个金箔行业的产品安全,遵守商业秘密,保护知识产权,使这个产业有序传承。”

  谈到传承,江楠告诉我们,作为一个企业,想要传承百年何其困难,最重要的不是财富的传承,而是工艺、市场是否能够一直传承下去。在自己的产品和领域当中,不断地精益求精,审时度势地去做调整,顺应时代的发展,才能成就一个百年企业。

  而江父对于传承则有不同的想法。他说:“企业传承主要是在于锻打人才。所谓的传承就是人才的传承,激励主要是人才的激励。传承最重要的就是培养帅才,培养有统治能力的人。”因此,江宝全非常注重对人才的培养。他退居二线后,亲自创立了大江讲堂,为年轻人创业提供各种扶植和教育。现在,他花在企业里的时间和花在帮助企业之外的人创业的时间基本上是一样的。他作为创业导师所尽的社会责任,包括他为身边的人所做的不求名不求利的事也深深影响着儿子江楠。

  在企业之外,江楠还在江苏省青企会任职,还担任南京市青企会会长。他希望通过跟一些走在企业经营管理前端的年轻企业家们沟通交流,不断地帮助自己成长。同时,也希望利用这些平台更多地去发光发热,为一些需要帮助的人们提供支持。江楠认为,做企业其实就利用整个社会资源来创造价值,而创造出来的价值也是社会对企业支持的一种体现。“企业或企业家对社会的回馈,对社会责任的承担,其实是应该做的事。从企业的经营角度来说,也可以保持长期的发展动力。”

  (本文发表在《接力》杂志2017年3月刊,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微信号:jielimag。)

(责任编辑:柳苏源 HN091)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江宝全&江楠:父子同心 齐力锻金》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