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一位王牌大空头的传奇人生:精准狙击加拿大楼市,被俄黑帮威胁性命

2017-07-16 13:26:03 华尔街见闻 
“现在的加拿大楼市泡沫不亚于美国次贷危机时期”。
“现在的加拿大楼市泡沫不亚于美国次贷危机时期”。

  说这句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华尔街大名鼎鼎的沽空传奇:马克· 柯霍德斯(Marc Cohodes)。

  这位昔日纵横驰骋华尔街20多年的王牌大空头,如今已转换战场,在僻静的乡下养鸡。但他仍盯着市场上的“牛”,自封为养鸡场里的首席“斗牛士”。

  上世纪90年代的华尔街曾有着这样的传言:当柯霍德斯盯上了哪家公司的话,这家公司的股东最好赶快拿钱跑路。

  被他盯上的比利时语音识别软件公司Lernout & Hauspie,股价从65美元一度暴跌至25美分,并在2001年宣告破产;他在金融危机前夕揭露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公司NovaStar盈利虚增入选哈佛商学院经典案例;商业管理软件供应商AremisSoft被他爆出虚增收入,于2002年宣告破产;他盯上的制药公司AaiPharma于2005年承认欺诈并最终退市...

  随后到来的金融危机对于柯霍德斯这样的大空头本该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但他却在风暴中败下阵来。受到雷曼破产事件牵连,并在与高盛的强制平仓争议中,他管理的做空对冲基金 Copper River Partners 最终走向倒闭。

  此后,意兴阑珊的柯霍德斯隐退农场,但在养鸡遛马之余,他并没有放弃做空。今年56岁的他在Linkedin上的头衔是阿尔德巷农场的首席“斗牛士”。

  过去两年,他在加拿大楼市火爆的时候逆势警告风险、呼吁做空。不久前,他大举做空的加拿大非银行房贷供应商Home Capital Group成为加拿大版“次贷危机”的暴风眼,单日股价暴跌65%,濒临破产。

  柯霍德斯的做空秘诀是:

  将赌注押在骑师身上,而不是赛马身上(Bet the jockey, not the horse)。

从此执著做空
从此执著做空

  柯霍德斯对做空有着很深的执念。

  他对财务欺诈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嗅觉,一旦发现某家公司存在异常便全力狙击,挖地三尺寻找不法行为的线索、在Twitter上向对手展示他最为暴戾的一面,甚至曾火急火燎地跑遍拉斯维加斯确认某家公司声称的新办公室是否真实存在。

  正如柯霍德斯自己所说的:

  “合法的公司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但是对于那些坏人,他们知道,而且非常在乎。”

  柯霍德斯的做空事业起始于芝加哥。毕业于马萨诸塞州巴布森学院财务专业,他于1982年在老家芝加哥的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谋得一职,也是在这里,他遇见了带领他走向做空之路的Paul Landini。

  柯霍德斯和Landini经常在下班后去当地的电子游戏厅闲逛,看着人们狂热地将一枚又一枚的硬币塞入游戏机,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在电子游戏机的碾压下,弹球机应该要没落了。

  于是,这两人合计了一下,决定做空一家大型弹球公司—Bally Manufacturing。果不其然,这家公司的股价从1983年初开始走低,到1984年底,其市值蒸发了约一半,他们也从中大赚了一笔。

  从此,柯霍德斯就对做空着了迷。

  驰骋华尔街的理想主义者

  就像鳄鱼咬住猎物不松口一样,一旦认定一家公司有问题,柯霍德斯便紧咬不放,这是他的一贯作风。

  1985年,柯霍德斯转战纽约,加入David Rocker新成立的做空基金公司Rocker Partners成为合伙人,自此创造了一系列辉煌的“战绩”。

  他对比利时语音识别软件公司Lernout & Hauspie的狙击轰动了华尔街,也奠定他在做空界的声望。

  柯霍德斯会盯上L&H纯属巧合。1998年,为了帮助自己患有脑瘫的儿子提升沟通能力,他本打算购入L&H的语音识别软件,但他很快发现这家公司不太寻常。

  他看了L&H的产品演示后,觉得非常不可信,并进而深入挖掘该公司的财务报表,得出结论认为这家公司一直以来通过关联交易来虚增收入。Rocker Partners 随即开始做空L&H。

  但事情在一开始并不顺利。

  这家当时被微软和英特尔看好并入股的公司,股价持续走高,在2000年的前三个月股价甚至翻了两番,导致Rocker Partners基金净值大幅将下降,多位投资者选择赎回。

  柯霍德斯并没有放弃,他继续深挖该公司的财务报表,很快发现L&H的海外销量存在猫腻,其中韩国地区的销量多得令人难以置信。柯霍德斯和其他空头联合向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等主流媒体揭发L&H在韩国的销量问题。

  终于迎来峰回路转。这家顶峰时期市值一度达到93亿美元的公司,其股价从65美元一度暴跌至25美分,并在2001年宣告破产。公司创始人Jo Lernout和Pol Hauspie被以欺诈和操纵股价的罪名逮捕并判处有期徒刑,这是当时欧洲最大的诈骗案。

  普华永道后来对该公司的审计显示,约70%的韩国销量从未存在。Lernout在1998年至2000年间虚报近3亿美元收入,占其总销售额的三分之一。

  柯霍德斯在金融危机前夕揭露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公司NovaStar盈利虚增入选哈佛商学院经典案例;商业管理软件供应商AremisSoft被他爆出虚增收入,于2002年宣告破产;他盯上的制药公司AaiPharma于2005年承认欺诈并最终退市。

  嗅到“腥味” 的柯霍德斯往往以极端地、愤怒地方式向全世界揭发。

  美国财经作家Jim Grant这样形容柯霍德斯:“他给人的印象犹如一只咆哮的熊,但在这外表之下跳动的,是一颗理想主义者的心。”

将赌注押在骑师身上
将赌注押在骑师身上

  做空向来是勇敢者的游戏,盈利有限,亏损却是无底的。

  对于柯霍德斯来说, 做空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

  “上斯坦福、哈佛或者耶鲁并不能教会你如何成为沽空者”,柯霍德斯在接受瑞士媒体Finanz und Wirtschaft采访时如是说,“优秀的沽空者天生带有保持怀疑和善于推理的基因。”

  柯霍德斯的做空秘诀是:

  将赌注押在骑师身上,而不是赛马身上(Bet the jockey, not the horse)。

  他盯住那些执行能力不佳、有不良记录的公司高管,这些人总爱夸夸其谈说一些与事实不符的言论、他们的员工流动率通常都很高,而且总能从他们的前下属或者客户那里获得一些爆料。

  他认为,“这些信号都不能保证你能做到一笔大空单,但是至少意味着他们管理的公司值得好好挖掘一番。”

  “我们让这个市场保持诚实”

  空头不易做,除了要承受巨大的损失风险,他们通常要逆大势而行,与庞大的多头资金对抗,站在投资者、公司高管的对立面,甚至挑战规则成为监管层的打压对象。

  在金融市场,空头与多头的较量犹如蚂蚁对大象。在全世界范围,做空资金与做多资金对比例大约为1:15,000,000; 在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做空资金的规模仅为50亿美元。

  柯霍德斯对沽空的执着是在认清这个行业的残酷真相之后,“做空充满挑战,它送你登上高峰,也让你经历低谷,它能激发出你最好的一面。”

  在与L&H持续数年的对抗中,柯霍德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L&H高管指控他是阴谋主导者,投资者在网络上攻击他,甚至以性命要挟他,甚至还有俄罗斯黑帮威胁要杀了他。当时柯霍德斯不得不养两只130磅重的罗得西亚猎犬来保护家人。

  沽空者通常都官司缠身。按柯霍德斯自己的话来说,如果你没有被起诉过几次,你根本算不上一个空头,“有些人喜欢把钱花在公关人员身上,而我把钱都花在了请律师上。"

  此外,一些恶意做空事件让沽空者声名狼藉,使他们成为众矢之的。投资者抱怨空头打压股价造成损失,上市公司高管指责他们恶意诽谤,员工恨他们导致公司破产造成失业。在金融危机时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甚至下令禁止裸卖空。

  但柯霍德斯却对自己沽空者的身份引以为豪。他坚信空头是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空头保护着市场里的弱小群体,特别是个人投资者。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道,“在美国只有多头才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但我信奉自由市场,这意味着买家和卖家都应该被允许存在,市场需要价格发现,需要我这样的人提供信息,警告投资者即将出现的问题。”

  柯霍德斯认为监管机构更应该欢迎沽空者,“我们揭露阴谋和欺诈,我们让这个市场保持诚实。”

在金融危机中折戟的大空头 本该在金融危机中风生水起的柯霍德斯却意外败下阵来。

  在金融危机中折戟的大空头 本该在金融危机中风生水起的柯霍德斯却意外败下阵来。

  2007年,柯霍德斯在David Rocker退休后接管Rocker Partners,并改名为Copper River Partners,当时这家公司的资产管理规模已经达到15亿美元。

  随后爆发的金融危机对于柯霍德斯这样的空头来说本该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赚钱机会,然而,他的基金却遭遇了一连串的“黑天鹅”事件,特别是受雷曼破产牵连、以及被高盛强制平仓,最终,Copper River倒闭了。

  在金融危机前夕,柯霍德斯就预感到,随着美国过热的房地产市场降温,股市必将迎来一场调整。他早早就开始布局做空,到2008年9月初,在房地美和房利美危机中股市开始走低,柯霍德斯当时想着,这次稳赚了。

  但随之而来的一系列事件完全不在他的控制范围。

  雷曼兄弟是Copper River一系列衍生品交易的对手方,当雷曼问题开始显现时,Copper River解除了交易,但随着雷曼于2008年9月15日申请破产保护,Copper River抵押在雷曼的约1亿美元的抵押资金也遭到冻结。

  雪上加霜的是,几天之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下发裸卖空禁令,并禁止卖空金融公司,这随即导致大量此前遭做空的股票股价暴涨。

  Copper River的做空基金在短短两周之内亏损55%。

  随后,Copper River的主要经纪商高盛又给了它一记重拳。随着股价上涨,高盛发出追加保证金通知,并最终对Copper River执行了强制平仓。

  高盛的做法看起来似乎也合乎情理,但柯霍德斯一直以来坚持认为,高盛的所作所为是导致Copper River失败的致命原因。

  作为经纪商,高盛按规定应该在Copper River执行卖空交易前从市场上借入相应的空头头寸,但柯霍德斯怀疑高盛从未借入他做空的股票,因此在出现问题时,高盛拒绝了他转移账户的要求,并急于平仓以躲避监管部门的合规检查。高盛方面一直否认柯霍德斯的猜测。

  柯霍德斯曾指责高盛冷血,无视法律,为了“赚一分钱”可以不顾后果。当被问及为什么不起诉高盛时,柯霍德斯说他不愿意卷入旷日持久的官司。

  “Copper River的倒闭出于不受我控制的因素,但我是船长,船沉了,我愿意承当责任,”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

  Copper River于2008年9月底关闭,它曾做空的股票在不久后纷纷暴跌。

  在养鸡场“狙击”加拿大楼市

  此后,意兴阑珊的柯霍德斯退隐到北加利福尼亚州的阿尔德巷农场,过起了养鸡遛马的日子。

  在这里,柯霍德斯保留了一台Bally公司的弹珠机,一辆保时捷911,车牌上写着Gowex,这是他曾做空的西班牙电信公司的名字。他给一匹6岁大的荷尔斯泰因马命名为Concordia,与一家曾经起诉过他的制药商同名。他还用朋友和对手的名字给他养的300多只鸡命名。

但柯霍德斯并没有打算放弃做空,短暂的休憩之后他又捡起老本行。

  但柯霍德斯并没有打算放弃做空,短暂的休憩之后他又捡起老本行。

  最近,他把目光投向了加拿大,盯上了热得发烫的加拿大房地产市场,大举做空加拿大非银行房贷供应商Home Capital Group。

  柯霍德斯认为加拿大的楼市泡沫不亚于美国次贷危机时期,他称温哥华楼市疯狂的现状,是一个洗钱、投机炒作和低利率的混合产物。原本用来住人的房子却成了洗钱圣地。过去两年多来,柯霍德斯一直在媒体和Twitter上宣传他的这个观点。

上个月,Home Capital Group宣布将举债20亿加元作为紧急流动性贷款,因为其高利储蓄账户(High-Interest Savings Account)存款额从3月28日至4月24日急速减少了5.91亿美元,目前仅剩14亿美元且还会继续流失。 Home Capital Group
  上个月,Home Capital Group宣布将举债20亿加元作为紧急流动性贷款,因为其高利储蓄账户(High-Interest Savings Account)存款额从3月28日至4月24日急速减少了5.91亿美元,目前仅剩14亿美元且还会继续流失。 Home Capital Group公司股价在消息传出当日暴跌65%,创公司史上最大单日跌幅。

  身处在这个远离华尔街的农场,并不妨碍柯霍德斯继续他的传奇沽空者生涯。

(责任编辑:彭双 )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一位王牌大空头的传奇人生:精准狙击加拿大楼市,被俄黑帮威胁性...》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