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我不是因为喜欢成人片才入行的

2017-10-25 13:44:14 和讯名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错刀。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编辑/Dik
编辑/Dik
编辑/Dik

我不是因为喜欢成人片才入行的
  清华北大这种顶尖学府,都会请一些什么样的人去做演讲?

  比尔·盖茨扎克伯格马云美国前总统布什、克林顿、施瓦辛格、英国前首相卡梅伦……

  如果一家顶级大学邀请一位色情产业大佬给学生讲社会责任和美德,你会怎么看?

  有亚洲第一私立学府的庆应大学就干过这种事。

  邀请的是手握日本成人片市场半壁江山的成人娱乐界顶级大佬。

  他接受采访从来都不露脸,正面照必须用卡通图案打码,有人严重怀疑他拍过成人动作片。

每天上下班都骑自行车,但是呢,他35亿美元的身价是可以排进日本富豪榜前十的。
  每天上下班都骑自行车,但是呢,他35亿美元的身价是可以排进日本富豪榜前十的。

  日本著名电影制作人北野武曾为他新创立的创业孵化器代言。

在今年4月,他被评为日本最受欢迎的100位雇主之一,排名比IBM和谷歌还要靠前。
  在今年4月,他被评为日本最受欢迎的100位雇主之一,排名比IBM和谷歌还要靠前。

  日本AV界女优作品人气一直以他的网站销量排行为基准。

  他是日本成人娱乐界顶级大佬,DMM公司创始人龟山敬司(Keishi Kameyama),虽然外界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但是有人把他的形象做成了表情包,放在Line上卖。

 1
  1

  生在妓院一般的餐馆,

  当过舞男,洗过死尸

  因为从小在几乎可以称之为“妓院”的酒馆长大,他说:“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我学会了不对任何一种行业存在偏见。”

  龟山敬司是在日本温泉之乡加贺海边的一个小镇上长大的。

  他的父母开了一家餐馆,就像早期很多日本影片里演的那样,在这间餐馆里,男性只要肯付钱,就可以享受到女服务员的陪伴,这应该是日本文化中的一部分吧。

  尽管餐馆不是妓院,但离成为妓院也不远了。而且这些女服务员就住在餐馆里,和龟山敬司一家基本都是在一个饭桌上吃饭。

(来自网络配图)
(来自网络配图)

  龟山敬司说:“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我学会了不对任何一种行业存在偏见。”

  1980年,19岁的龟山敬司辍学,开始赚钱,打过工创过业。

  他做过一些收入还不错的工作,期间,曾短暂地在一个同性恋俱乐部作半裸舞伴,还曾经在一家医院清洗尸体。后来自己创业,摆过地摊,开过餐馆、台球厅、麻将馆、酒吧,尝试过很多,但都以失败告终。

  在外地打拼5年之后,龟山敬司回到老家,开了一家录像带租赁店,收入不错。

  靠出售和出租成人影像光碟赚了些钱,并很快开了5家连锁店。

  DMM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2

  为了澄清自己不是黑社会,

  才肯抛头但不露面

  开店不容易,龟山敬司常常要应付黑社会收保护费的情况。

  为此,龟山敬司把自己的店员也换成了社会青年,街头混混。龟山敬司对这些人没有太高的要求,只要不偷店里的钱,就有机会升店长。

(来自网络配图)
(来自网络配图)

  一些始终跟着龟山敬司干的社会青年最后都成了公司的骨干。

  但龟山敬司也为此被戴了一个“黑社会”成员的帽子,为了澄清自己不是“黑社会”的事实,原本低调的龟山敬司才开始接受媒体的采访,但始终坚持不露脸。

  后来,龟山敬司还搭建了一些影棚用于出租。直到80年代后期,日本情色大片在加贺上映,早年打工、创业过程中形成的危机意识让龟山敬司意识到,影碟租赁的生意恐怕难以长久了。

  3

  他是真正的厂长

  “踏足成人电影业,并不是因为我曾是成人电影粉丝,那只是一种尝试,并且取得了成功,在赚到钱之后,我总是想去尝试其它事情。”

  为了生存,龟山敬司不再出租影棚,但没有足够的财力去资助拍摄非成人影片。于是,龟山敬司开始试着自己制作情色电影。

  为了更节省成本,龟山敬司用数千个家庭录像机来拷贝母带,日夜不停。

(来自网络配图)
(来自网络配图)

  这相当于连盗版光盘刻录都不如,就像枪版片儿一样。

  至于销售,龟山敬司连销售员都没找。他找了一些商店,低价格供货,卖不出去的带子还可以收回去重复使用。

  为了追踪销售数据和顾客偏好,龟山敬司还想到了一个好办法,用现金出纳机,他把现金出纳机免费送给代销录像带的商店,换取销售数据。

  卖小动作片儿卖到这种程度,也难怪日本的成人娱乐市场那么经久不衰。

  前人的紧跟时代步伐为现在的市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包括进入互联网

  龟山敬司最初接触互联网,还是在1998年,当时,就连DVD都还是新鲜事物,只有不到1/5的日本家庭联了网。

  所以当时在同行看来,龟山敬司的做法无疑是很不明智的。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龟山敬司靠着互联网将自己的商业版图一扩再扩,还把整个情色行业彻底颠覆。

  要知道,在日本,是没有像BAT这种级别的互联网巨头的,Line算是一个巨头,但除了通讯功能,其它方面业务并不怎么样。如果硬要做参照的话,DMM在日本就相当于中国的BAT级别的存在。

  4

  从“粉海”启航,

  雄霸日本AV界半壁江山

  龟山敬司将限制级成人娱乐行业称为“粉海”,因为行业门槛高,受众市场小,不能说是蓝海,也没到竞争激烈的红海,两不沾,所以他将其称为“粉海”。

当时,走在龟山敬司前边的,不光有亚马逊,还有当时称霸日本北陆地区市场的video city公司。
  当时,走在龟山敬司前边的,不光有亚马逊,还有当时称霸日本北陆地区市场的video city公司。

  1998年,龟山敬司创办了第一家付费色情视频服务网站DMM,因为没多久,DMM就成了日本最大的色情电影制作公司和在线销售网站,如今全日本成人电影产业年产值10亿美元左右,DMM一家就占到一半。

  不光卖片儿,DMM每年还会以影片销量为凭据编制《人气AV女优排行榜》。

  成人片也早已从DMM主站分出去,以DMM.R18单独呈现。

  每年,还会举办日本AV界颁奖大典“DMM成人大赏”,堪称日本AV界的奥斯卡。

(来自网络配图)
(来自网络配图)

  网站经过10多年的发展,已经有超过百万的成人影片付费用户,总注册用户量已接近3000万,每年的营收增速大约在30%左右。

  但是,作为依靠成人影片起家的DMM,成人影片销售额占比却在逐年下降!

  2016年,DMM公司销售总额达到了17亿美元,而成人电影的年销售总额5亿美元左右,占比已经低于1/3。

  这主要还是因为龟山敬司的危机意识,以及善于打开的脑洞。

  龟山敬司明白,同他从录像带租赁干到录影带制作与销售,再到日本最大在线成人影片销售网站的发展历程一样,如果继续死盯住成人影片这一块,那么DMM早晚被竞争对手打败。

  另一方面,那些已经成为公司里中高层的老部下,大多数已经进入了中老年,思想开始僵化,想不出什么像样的新点子;公司里年轻员工那股惟命是从的风格也不是龟山敬司想看到的。

  5

  欲望是第一生产力

  DMM公司的新总部前台被员工装点成热带雨林主题的样子,说是有利于招聘,龟山敬司很不喜欢,但他接受了公司高管的意见,说:“我很讨厌这个。但如果真的有用,那就没问题。如果没用,那我们可以试试其他办法。”

在许多人震惊于DMM的崛起时,龟山敬司已经开始寻找其他能够吸引多数男性观众付费的东西。
  在许多人震惊于DMM的崛起时,龟山敬司已经开始寻找其他能够吸引多数男性观众付费的东西。

  龟山敬司成立了一个“龟山直属计划”。

  这个“龟山直属计划”是专属龟山敬司的一个部门,也可以说是一个创意来源,或者点子集中地,任何员工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方案和电子,只要值得一试,最终就有可能被采纳,作为公司的一项新业务开展,项目预算全由DMM提供。

  且每年都会面向社会公开招聘,龟山敬司亲自把关。

  在DMM现有的业务体系中,背后都有该计划的影子,在日本互联网圈非常有名,被认为是DMM业务扩大的关键。

  比如前不久,龟山敬司收购了卢旺达最大的软件公司,还投资了当地最大的电子支付公司。

  比如,根据营销公司Forex Magnates报道,2009年,龟山敬司收购了一家垂死挣扎的在线股票经纪公司,投入近1亿美元后,他把这家经纪公司变成日本最受散户投资者欢迎的外汇投资平台。

  性和金钱,DMM公司满足了男人最大的两个欲望。

  “我们一直在尝试新事物,所以人们会想:‘如果你在那里工作,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或者‘他下一步打算干什么,发射火箭吗?’。”

  除了这,DMM更加注重潮流的追逐,针对宅男的二次元在线游戏,电子书,电子商务,高科技,新技术等等。

日本最火少女天团AKB48,背后金主有DMM,在DMM网站上有AKB48的专栏。
日本最火少女天团AKB48,背后金主有DMM,在DMM网站上有AKB48的专栏。

这两年火到不得了的虚拟现实,DMM和索尼合作搞起了VR+PORN,在PS上就能找到DMM的VR资源。
  这两年火到不得了的虚拟现实,DMM和索尼合作搞起了VR+PORN,在PS上就能找到DMM的VR资源。

还是日本最早的3D打印孵化企业之一。
  还是日本最早的3D打印孵化企业之一。

  马斯克能搞火箭回收,DMM也大力支持日本的Interstellar火箭回收计划。

  还有视频直播、动画制作、机器人销售、移动虚拟网络运营、在线英语学校以及太阳能农场、在线沙龙、预约家政上门服务等。

其涉及的很多项目是不赚钱的。
  其涉及的很多项目是不赚钱的。

  龟山敬司的DMM公司是日本最先从事3D打印研究的企业之一。尽管赔了很多钱,但他曾说:“我不知道这些机器能带来什么,并且现在一直在烧钱。但是我愿意为年轻的工程师们提供一个空间,让他们专心创造他们心目中的产品。”

  从上面的DMM公司项目图标不难看出,发展了这么多年的DMM公司,做过和正在做的项目太多了,成功的比例其实不大。

  关键是龟山敬司懂得及时停止,他,包括员工,都不会不顾公司的死活之一推行一些项目,如果长期赔钱,势必要将其砍掉。

  如,DMM曾想像Netflix那样做影视流媒体服务,但因为烧钱太狠,很快就停止了。无人问津的团购业务,马上终结。

(来自网络配图)
(来自网络配图)

  虽然龟山敬司以能够排进日本富豪榜前十的身价却并没有被收录在榜单内,但这并不能埋没他的名气。

  或许大多数人都觉得,他更适合讲两性,但哈佛大学请他给学生讲美德与社会责任,与日本早稻田大学齐名的庆应义塾大学请他给学生讲如何在非洲投资和创业孵化,日本最受欢迎的杂志邀请他开设育儿与两性关系专栏……

  谈及自己的人生哲学,龟山敬司的话很简单:

  “我希望自己能够思考,‘我希望我今天的缺点能够比昨天少一点’。”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责任编辑:娄在霞 )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我不是因为喜欢成人片才入行的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