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中国金融圈男子图鉴!

2018-05-31 14:41:16 和讯名家  Alex

 

图鉴《一》
图鉴《一》

  <一>序章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

  当下的金融圈,不再是一个名利场了。

  一个更残酷的现实是,

  金融圈,从来就不是一个名利场

  <二>开场

  “这是一个名利场”

  “如何三年内考下CPA、司考、CFA”

  “如何在金融业年薪百万”

  在图书馆自习到深夜的准投行男在休息时刷着这些诱人的文章,来支撑自己熬过这一个又一个寂寞苦读的夜晚。

  投行男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进入这个名利场,就像当初来到学校宣讲会带他们入行的学长一样,承载着无数学弟学妹们羡慕的眼神侃侃而谈如何做尽职调查报告,如何边工作边在出租屋里考下各种证书,如何在各种高大上的社交场合发出自己的名片。

  未来的自己也要站在母校的礼堂上,享受着台下学妹们仰慕的目光和主动送来的微信。

  <三>入行

  刚入行后,投行男在第一次享受到了出差坐飞机住酒店有公司报销的快感,便深深的陶醉在了这种一年四季”在路上”的感觉。

  凤凰知音会员卡累计里程蹭蹭蹭上涨的快感麻醉了晚点的愤怒与路途的劳累。

  毕竟自己老爹一辈子坐的飞机都没有自己几个月多,而老妈又可以在中年闺蜜的聚会上假兮兮地抱怨自己孩子在金融机构要到处出差做项目,比不上闺蜜的孩子们在县城陪伴在身边岁月静好的生活。

  每一个入职投行的Analyst都有着一个梦想,自己的未来将像当年宣讲会的学长一样,三年升SA,再三年升VP,而后三年当ED,再熬三年成MD,终有一天能够成为一方金融大鳄。

  三年后三年,三年再三年,自己需要付出的只是无数加班的夜晚,写出几百万字的材料,考下一摞摞精美装裱的证书,那“美国梦”般的“投行梦”便会降临在自己头上。

  每一个党员都清楚自己五十年后几乎不可能成为党主席,但投行男们却都深深地相信自己未来能成为MD。

  坚信在这一个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行业,有着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晋升通道。

  怀揣着信仰,他看遍了知乎上所有的金融行业从业秘籍和段子,他帮领导倒咖啡,帮同事点外卖,加班写材料,主动出差偏远山区,休息日在家埋头考证。

  他混迹大大小小的金融群,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换出了一盒又一盒的名片,微信好友覆盖了大半个金融业的江山。

  他相信努力就会有回报。

  他相信终有一天自己的名字也能写进招股说明书。

  他相信自己终会站上交易所敲钟合影的角落

  <四>现实

  投行男到了十八线县城出差做项目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附近健身房办一张季卡,开启探探陌陌,开始物色未来几个月的免费床友。

  毕竟满脸笑嘻嘻,心里MMP的伺候完甲方客户和威风凛凛地安排给实习生如何写尽调后,还是需要在工作之余有一副鲜嫩的肉体与没有见过世面的大脑来满足他身体与精神的双重自信。

  虽然县城少女的姿势和见识远远比不上朋友圈中世界各地接客的外围野模,但每个月初提醒房贷余额的短信还是迅速让投行男恢复了理智,选择了就地取材、经济适用。

  他烦透了都市里的女人们,她们一天到晚就活在朋友圈的照片里,买了包包要拍照、画了新妆要拍照,吃个饭要拍照、喝个下午茶要拍照、发心灵鸡汤还是要拍照,仿佛自己的存在感就寄托在朋友圈和Ins的点赞里。

  虽然厌恶,但他又不得不去满足她们的需求,陪吃味同嚼蜡的日韩料理,陪逛千篇一律的百货商场,绞尽脑汁送不重样的节日礼物,为的便是最终能在其身上找到一处释放压力的去处。

  毕竟,男女们面临的压力是一样大的:

  好看的皮囊五千一晚,有趣的灵魂要房要车;

  量产整容脸遍布大街小巷,00后都已经上了外围名单来抢占市场。

  绝大多数普通人也只能怀揣着对互相的不满将生活与苦涩嚼碎了咽下去。

  <五>天花板

  恍恍惚惚过了十年,原本以为自己会永远站在同龄人的顶峰。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连加了三天班,回家连交公粮的时候都力不从心;

  直到身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升到了VP,自己却已经好多年没有换过新名片;

  直到他发现原本那些履历都不如自己的土鳖同学,在公务员和国企的队伍里逐渐混出了一点小权力,而自己的权力范围却仅限于手下还没见过世面的实习生……

  在失眠的夜晚,他回顾一生,这些年的金融生涯到底留下了些什么呢:

  多年的金融生涯磨练了他的技能,Excel玩的飞起、Word里能一丝不苟到每一个标点符号、滚瓜烂熟的背出来所有上报文件的要求、能挑出财务报告中最不起眼的错误。

  但这一切在升职面前毫不重要。

  天花板之上是一场血腥的权力游戏,要么跪舔大佬祈求恩赐,要么踩着别人的头颅往上爬。

  过去的他可以靠加班,考证来麻痹自己,逃避现实。

  但人到而立之年的他,已无班可家,无证可考,再也找不到平庸的借口。

  权力,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这些年来投入所有精力去努力的考证,拼命的工作,尽力的去社交,换来了一本本证书,加了一次又一次薪,微信里加了各种银行、证券、基金的基层员工。

  但唯独没有丝毫的权力。

  面对公司领导,他是可有可无的员工,甚至还挡住了VIP晋升的道路;

  面对客户,他是彻头彻尾的乙方,如履薄冰般生怕客户被竞争对手抢走;

  面对亲朋好友,他也不像毕业时那样光鲜值得拿来吹嘘贴近。只有县城老家没见过世面的亲戚,还期望着在大城市的他能给自己的孩子谋个好职位。他一直以工作忙为理由在推却,生怕他们知道,其实自己连安插一个实习生进公司都战战兢兢生怕落人把柄。

  是的,他所有引以为傲的才华,无法给身边人带来一丝一毫实际的利益,因此也没有任何交易的筹码。

  在金融业“去杠杆”的大势面前,金融从业者的人生也被去了杠杆。

  无论花多少时间加班,多努力设计产品结构,多拼命去跪舔客户和资方。

  在每周一次的监管新政面前也是徒劳无功。

  这不是一场仅靠个人意志就能改变结局的游戏。

  <六>落幕

  他终于懂得了名利场男主角们的心态。

  就职在知名机构,出入着甲级写字楼,出差住着五星级酒店,拿着一份体面的薪水(还贷前)。

  但面对这个世界永远是任人摆布的一方。

  脆弱的他们只能把对权力的渴望发泄在自己仅有的影响力所覆盖的实习生和面试者身上。

  他们在乎的不仅是性,以他们的收入完全可以买到更好的服务。

  他们在乎的是权力,是服从,是让别人屈从于自己意志的感觉。

  而潜规则女实习生,则是他们所能达到的权力顶峰。

  但他不敢,银行卡里背负着三十年的房贷,家中是在父母催婚下潦草娶回的妻子,早就计划该有的孩子却因自己一直的应酬和出差而没有怀上。

  原本脆弱的生活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波澜和意外。

  一辈子的拼搏, 他以为自己终于逃脱了屌丝的称呼,还没来得及庆祝,这世界又无情的给他扣上了油腻中年的帽子。

  终于,在而立与不惑交界之际,他才明白序章中的那段话: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

  当下的金融圈,不再是一个名利场了。

  一个更残酷的现实是,

  金融圈,从来就不是一个名利场。

  图鉴《二》

  <一>

  大志提着公文包走出地铁站,按着手机导航在轰鸣的工业园区中寻找着客户公司的方位,不时还得低头看路,免得锃亮的皮鞋踩到雨后道路上泥泞的水坑。

  别人公司出差谈项目都是坐飞机高铁,自家公司倒省事,直接从福田坐地铁到福永就好了,更气人的地方便是抠门的领导居然连的士费都不愿意报销,还得自己倒贴地铁费。大志心里不满的嘟囔着。

  到了厂房楼下,大志一度被看门的大爷认为是保险推销员而拦在门外,好不容易打通了客户的电话派人下楼来接才得以解围。

  在客户厂房中临时搭建的简陋办公室中,大志滔滔不绝介绍着自己的业务:

  “国务院大力提倡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优化金融结构”

  “李总理在会上明确提出大幅增加新三板挂牌公司数量,研究其向创业板的转版试点”

  “新三板已被纳入顶层设计,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一部分”

  “挂牌新三板能显著增加企业知名度,增强员工凝聚力,拓宽融资渠道……”

  满脸横肉的工厂老板低头摆弄着大志的名片,随着抖脚的节奏在上下晃点着头,客气的让大志回去等消息。

  大志一边和老板微笑着握手道别,一边瞄到了桌边成堆的券商名片。

  这趟拜访也是凶多吉少。

  大志早已习惯了今天的剧本,自从两年前刚入行的他跟随老领导出来拜访客户以来,连忽悠客户的台词都没有改过。

  <二>

  大志曾经也是一个讲体面,讲情怀的年轻人。

  高考失利的他为了读金融专业,放弃了一本院校的调剂专业,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二本的金融学院,在四年的苦读之后更是考上了985的研究生,拿下了进入金融行业的敲门砖。

  只可惜本科学历的短板使得他与大机构无缘,最终只落得一家小券商深圳分公司的新三板业务部。

  整个团队只有两个人,他和面试他的领导。

  初入社会的毕业生总是会对工作寄予过多的情怀与希冀,这点从大志在深圳的夏天也坚持穿衬衫打领带的倔强中可见一斑。

  只是再高昂的热情也抵不过现实的冷水。

  原以为在券商工作的内容是穿着笔挺的西装,穿梭于市中心的摩天大楼,斡旋于各种企业与同行之间,与客户据理力争合同上的每一个条款,谈笑间都是以亿为单位的生意。

  而第一次和领导做项目后,大志便被无情的被从梦中拽回了现实:

  第一次陪领导见客户,大志内心激动的一点都不亚于第一次和女生开房。

  一到公司,大志便不断的出入洗手间,不厌其烦的检查自己发型与领带是否整齐,反复向镜子练习见面握手的姿势,生怕别人看出自己是一个刚刚入行的新人。

  直到领导的车开出了市区,停在了郊区一个陈旧的工业园门口之后,他才明白,这家打算挂牌新三板的客户并不是什么行业巨擘,而是深圳郊区工业园中一家只有两层厂房的不入流小企业。

  还没有来得及接受现实的他像梦游一样听着企业老板用带着方言的口音花了半个小时吹嘘着自己公司是业内翘楚,接着又花了一个小时在挂牌费用是100万还是110万的问题上软磨硬泡,最终筋疲力尽的双方在愿意以105万的价格握手言和。

  这便是大志经历的第一次尽职调查。

  而后看到企业的财务报告时,只通过了两门CPA的大志都可以轻易指出其拙劣不堪的造假漏洞,而合作的会计所高级审计师却能够娴熟的将所有科目变魔术一样塞进应收和应付,并最终配平通过审计。

  大志不得不感慨知识就是力量。

  参照着领导给的模板,大志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连蒙带抄的完成了《公开转让说明书》,又按照证券业协会的要求花了七天七夜来调整报告的每一个字体、每一个空格和每一页行间距。

  报送挂牌申请文件后的日子,就像大志高中偷偷向班花递完情书后一样难熬,想快一点得到反馈,又不敢去面对反馈的结果。

  最终上报的材料由于政策收紧而挂牌失败。

  在学校的时候可以靠熬夜来通过考试,

  在金融行业却无法仅依靠加班来过会。

  政策,是悬在所有金融人头上的阿喀琉斯之踵

  <三>

  纵然出师不利,在国家鼓励新三板的大环境之下,大志还是和领导共同完成了好几单挂牌业务。

  那是大志工作后最快乐的时光。

  他和领导二人配合的天衣无缝,一起唱双簧忽悠客户,一起熬夜加班赶上报材料,一起在等待反馈的日子中互相安慰,更是在领完奖金后共同商议着各自的雄心壮志。

  投行业务丰厚的奖金让大志能够仅靠自己在毕业第一年便租下了深圳市区的一室一厅,更是顺水推舟的找到了同居的女友。

  一切都是最幸福的模样。

  但现实生活从来不像童话故事一样有着幸福的结局。

  大志突然收到公司的文件,他的领导因为私自把公司的业务转给其他券商赚取回扣,而被公司调查且辞退。

  在领导收拾办公室离开的那天,大志请领导一起吃晚饭,饭桌上领导向他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因为2015年深圳房价暴涨,原本一点一滴存下来用作首付的存款霎时间鞭杯水车薪,而谈了五年的女友和家人也开始逼迫他买房结婚。

  为了赶紧赚一笔快钱,他答应另一家小券商许诺给他的领导岗位offer和回扣,条件是将客户带到对方公司去。

  而现在事情败露,对方公司为了规避法律责任,也收回了对他的承诺。

  现在的他除了新三板业务之外,没有掌握其他专业技能,除了金融行业也没有其他的去处。

  面试了几家机构的社会招聘,都要求带客户或业务才能入职,而他手里也拿不出忠诚的客户。

  再加上整个金融业不景气,所有金融机构都在缩减编制,不知道接下来还能找到什么工作。

  未来前途未卜,身后却是老去的父母和焦虑的女友。

  大志第一次看到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流露出孩子一样的无助。

  <四>

  领导走后的日子,大志独挡一面接下了团队所有的工作,公司也欣赏大志的忠诚与能干,不久后便提拔他坐上了原来领导的位子,且新招了一个应届生作为他的助手。

  虽然新三板的市场愈发饱和,业务一年比一年难做,但由于团队只有两个人,一年只开一两单也能勉强完成公司的考核。

  工作的压力小了,大志也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平衡生活。

  在工作之余通过了CPA的五门科目,和女友的感情也越来越稳固,日子也就这样平淡安稳的过了下去。

  但大志心中总会不时闪过一丝隐隐的不安,他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

  一天,大志睡前正倚在床上玩手机,一旁的女友靠了过来和他有一句没有句的聊天,不经意地提起了什么时候考虑买房结婚。

  大志楞了一下,没有吭声,拇指继续在朋友圈的界面上机械地滑动。

  愿你油腻半生,

  归来仍有头发。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投行俱乐部。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金融圈男子图鉴!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