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焦点人物】退位这件事远不止是李嘉诚

2018-06-12 15:36:34 中外管理 

  退位这件事远不止是李嘉诚

   今年年初,

   李嘉诚终于宣布退休

  成为热点话题

  “家族企业”和二代接班人

   再次被提上众多民企

  “董事会的主要议程”。

   看似完美交接,

   李嘉诚却让儿子

   李泽钜足足等了30多年。

   这一漫长交接,

   向我们传递了

   家族企业传承

   背后的哪些秘密?

  文|本刊记者 朱冬

  “在过去数十年,别人给我的昵称是‘华人首富’,这个滋味很复杂。我的一生充满了竞争与挑战,历程是好不容易的。常常要有智慧、要有远见、要有创新,怎不令人身心劳累。四方风风雨雨中,我还是不断在学习笑对人生。”李嘉诚在汕头大学的这段公开演讲,道出了他的风雨人生路。

  出生于1928年,22岁创业,90岁退休,连续20年蝉联香港首富的李嘉诚,缔造了商界传奇。末任港督彭定康曾经这样评价:李嘉诚是他打过交道的富豪中,唯一一位“明显是天赋异禀的人”。

  33年长跑终于撞线

  今年3月,李嘉诚正式“交棒”予长子李泽钜。坊间数十年关于李嘉诚何时退休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

  长子承父业,幼子走新路。两个儿子,虽然成长环境相同,却性格迥异。长子李泽钜保守稳重、有责任感,李嘉诚安排将实业部分即未来长和系旗下所有资产,交予他管理。次子李泽楷则表现出敢于冒险开拓和勇于尝试创新的企业家精神。于是,李泽楷得到了父亲的现金资产,用于并购他喜欢的公司,其金额则以“倍数计”。李嘉诚表示,他预备这笔资就是金让小儿子发展新事业。

  不过,基业传承的尘埃落定后,这一经典话题也被搬上许多家族企业董事会的议程。想想百岁董事长邵逸夫、今年计划退休的97岁何鸿燊(澳门赌王)、91岁还在出差并客逝美国空留家族纷争的王永庆,以及前年病逝任上的91岁郑裕彤(香港第三大富豪)……与比尔·盖茨50岁决然退休截然不同,中国式企业里的创业者们大都在自身已入耄耋、重孙亦成人之际,依旧统帅着整个家族企业杀伐决断,冲锋陷阵。

  如何解读李嘉诚这次的退休传承?快60岁的太子爷才转正合适吗?创一代们何时放权才最稳妥?交权后的创一代在亲手创立的帝国大厦前,如何泰然而去?

  传,“合适”高于“优秀”

  李嘉诚说:“两个儿子都聪明,但性格不同,我非常爱他们。”

  那么,在一个人人都喊创业创新的时代,为何选择看起来只会守成的大儿子李泽钜接管这份庞大家业?

  “李泽钜对公司的了解比我还要多,也建立了很多对集团有利的事业,他是最重要的领导,成绩斐然。”李嘉诚对外如是回答。

  李泽钜内敛低调,长期和父亲住在一起,被李嘉诚评价为“比我还不喜欢应酬”,2012年就已经被确定为接班人。李嘉诚说,他和大儿子不但性格相像,对集团发展大方向的想法也是一致的,不会超越“守中有攻,攻中有守”的原则。他与长子已经共事了30年,过去几年,李泽钜也在全职打理公司业务。因为他了解外在环境情况,可以作出正确的商业判断。

  更重要的是,李泽钜做事认真,对公司业务情况了如指掌,心思细密,财政稳健,跟公司同事关系也非常好。

  对于李嘉诚传位于谁的“心思”,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监事长孙大午对《中外管理》发表了他的看法:只要传承就会面临“将相和、君相不和”的问题,即接班人可能会出现和君主(打江山的创一代们)处理好关系,但和元老们关系尴尬,或者接班人和元老们相处融洽但和君主关系僵硬。“交接班时不论企业是盈利状态还是亏损状态,这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接班人可以理顺公司的人事关系。”从这一层面看,李嘉诚口中的“儿子和同事们关系非常好”绝非随口之言,而是已为顺利接班打好基础。

  “企业传位还有一个制胜因素,即衰败的企业应该传位于强者,强者好变革,会带领企业起死回生,由衰及胜。而强大的企业应该传位于弱者。弱者忠于保守稳健,不喜大动干戈,对本来已经系统化、良性运营的企业而言这是好事。”孙大午补充说。而李嘉诚的传位逻辑,恰恰就是很好的佐证。

  事实也证明,二儿子李泽楷更擅长另起炉灶、自立门户。李泽楷也承认了自己对创业的追求和偏爱。他曾在接受访问时说:“我兄弟俩自幼便被父亲安排在会议室一角,看着他如何与其他商人谈生意。与父母共同进餐,甚至假日在游艇上休憩时,谈话也离不开生意。多年来的潜移默化,加上父亲的耳提面命,令我对商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李泽钜善“守”,李泽楷敢“攻”。对于一个已经成型、依然顺风顺水的商业帝国而言,或许“求稳”更重要。

  交,要找准时机

  李嘉诚正式“退位”后,外界戏称:太子李泽钜熬过长达33年的“试用期”终于转正。这些措辞的个中滋味不言自明。

  其实,这些起步于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大中华圈家族企业,早在1980年代末,家族问题已经初露端倪。但对许多公司而言,当年历经时代洗礼和商海蹉跎的父辈们,也历炼得更加顽强,即使到了常人看来该退休放权、提笼架鸟的年纪,依然热情高涨地参与一线经营,甚至事事依旧亲力亲为。如前述,被称为台湾“经营之神”的台塑董事长王永庆,在91岁高龄还远赴美国出差,而对百年事宜却惜字如金,以至于身后四房妻小纷争不断。

  相比较李嘉诚们的耄耋之年退位或依旧不退位,方太集团的家业传承就完全是“短、平、快”:耗时短、平稳过渡。1996年儿子茅忠群接老子茅理翔的班,进而创立方太集团,在茅理翔“带三年,帮三年,看三年”的“九年制”交接班制度下,后者带领方太成为高端厨电领导者,2017年企业年销售收入率行业之先突破百亿,更凭借十年儒学治企而成为一家现象级企业。

  在交接班问题上,已然退位成“监事长”的孙大午相信:“合适的退位时机,取决于第一代创制人的心智成熟度。一个成功的领导人或者成功的一代创始人,应该是很早就退。”而退位后潜心研究家族传承20年的茅理翔则观察到,中国很多一代企业家大都是“创业狂”。于是对儿子各种不放心,不彻底放权。在茅理翔看来,如果孩子成长不了,担子挑不动,第一代企业家事业办得再大都没用,因此必须要找到一条能够尽快让二代进入角色的路。

  “所以大胆交、彻底交,这样做是对孩子的鼓励。”茅理翔对《中外管理》总结道。让接班人尽快组建好自己的团队班子,培养接班人总控和权策的能力,但彻底放权之前要有一个预放的阶段,做好过渡。同时还要建立监督机制,监督接班人在成长中的问题,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借助专业的机构来帮助企业化解企业中里传承矛盾和难题,完成科学的交接班。

  退,要退得干脆

  曾经有一幕画面:李嘉诚和长子李泽钜面对在电梯口围堵的媒体时,李嘉诚想对记者说点什么,但被李泽钜用手拦了下来。这一幕反复在电视上播放。李嘉诚对此解释说,他尊重儿子作为集团领导的地位。

  很早前,李嘉诚就在很多场合表示自己早已就退休作出准备,可以随时将业务交由李泽钜负责。

  父辈们退休后,二代接班除了面临企业内外的双重压力,更要直面父辈们的成功光环。毕竟,李嘉诚的儿子不好当。因为他的父亲不仅是亚洲首富,华商的英雄,也是一个成功学的楷模。

  这些曾经被认为是家族企业最核心竞争力的光环,反而可能在企业交班后,延续成企业内部的风险。甚至一度成为李泽钜的人身风险。

  所以,退休后的李嘉诚也曾经被问到是否还会继续参与集团工作。虽然应董事会要求,李嘉诚同意出任公司资深顾问,但未来他的主要精力会放在基金会的工作,尤其是医疗和教育。“我视教育、医疗和公益慈善为终生不渝的事业,除了捐钱,也亲力亲为,投入不少时间心血,使得来不易的金钱用得其所,令项目受助人最大受惠,能如此,是我最大的快乐。”李嘉诚对外公开说。

  事实上,基金会承纳了李嘉诚三分之一的财产,被外界称为李嘉诚的“第三个儿子”。李嘉诚也表示,只要基金会的项目有需要,他也尽可能出席交流和分享活动。

  可见,退休后,创一代们找到自己的“新事业”、新兴趣点,对新任接班人及家族企业而言都是一种开放、稳妥的传承方式。正如茅理翔对《中外管理》所言:“垂帘听政是传承的大忌。交权就要彻底交出去,要允许孩子犯错。而退休放权后,创一代闲不住了,可以寻找自己的兴趣点,可以再次创业。”

  茅理翔从公司放权后选择了“家族企业传承”培训事业。无独有偶,孙大午则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考古研究上,并且忙得不亦乐乎。

  而依然处在年龄与事业巅峰期的红星美凯龙董事长车建新,则在公司成为家居流通行业A+H第一股的2018年,即首次对《中外管理》表明了自己后半生的规划与雄心:“我65岁肯定退!退下来之后,交给儿子来做。但我不会退休,而是会做一个新事业,我会和儿子竞争,掰掰手腕!”

  但另一方面,中国那些年富力强的BAT新贵们,依然看不出对人生下半场的任何规划。

  其实,关于退休后的放权问题,李嘉诚在他的演讲中早就给外人提供了答案:成功的管理者都应是伯乐,要甄选、延揽比自己更聪明的人才。好的管理者真正的艺术在其接受新事物、新思维与新发展的能力。人的认知力由理性和理智交融贯通,我们永远不是也永远不能成为“无所不能的人”。

  而能让李嘉诚放心交权的,其实不一定只是接班人,还有集团内部强大的运营制度。李嘉诚早就对外表态:“假如要在几小时后把公司完全交给Victor(李泽钜),相信他与所有同事可以好好地继续经营,所以我不担心。而且每间公司均设有董事会、管理架构、会计制度,此外我们也十分重视监察与制衡,错也不会错得太多。”

  家业传承,说到底终究是一场关于人、时机、权力的规则设计和艺术创作。

  责任编辑:化石

   就因为“子不类父”!

   成功者,独特风格

   一定大为关键

   然而就因为成功

   其风格必然延续而强化

  “物极必反”

   因为成功而注定

   会过头的独特风格

   也注定会走向真理的反面

  文|本刊总编 杨 光

  成功者的本能悲剧

  追击大漠的汉武帝,给我留下了印象深刻的两句话。

  一句是壮年刘彻豪气冲天的“寇可往,吾亦可往!”另一句,则是晚年刘彻甩向太子背影的“子不类父!”两句话均掷地有声,但是前一句成就了汉武帝横扫匈奴的不朽大业;而后一句,却导致了一出父逼子反、骨肉相残的皇室悲剧。前者豪迈,而后者凄凉……

  “子不类父”似乎成了中国式传承的一大创痛。

  就因为太子刘据仁厚不像自己,所以武帝不喜欢他,进而不愿见他;就因为武帝嫌恶太子不像自己,所以小人得以挑拨离间、阴谋得逞。尽管,历史上的汉武帝此前曾公开承认自己劳民伤财,如接任者真是个“刘彻第二”,大汉非亡不可;甚至他还公开赞赏太子“擅自”为自己苛政引发的冤案平反。

  但是,这些英明的“理智”,最终都敌不过“子不类父”这一功成名就者太过强烈的内心“本能”。

  成功者,大多自恋;超级成功者,大多超级自恋。

  于是,通过近乎“克隆”的方式“延续”自己(特别是延续自己潇洒驰骋的早年)以逾百年,便成了诸多业绩斐然的领袖在晚年最强烈、最本能的心理诉求。

  于是,汉武帝晚年的传承悲剧便不可避免。

  该传承的不是基因

  殊不知,真正最应该传承的,不是成功者的性格(不管是哪种性格),而应是成功者的辉煌。而事实证明:但凡使辉煌得以传承,甚至将辉煌推至新高峰的,恰恰都是“子不类父”。

  单说西汉,不难设想:如果武帝刘彻的秉性趋同于其父景帝的优柔寡断,那大汉气度肯定将不复存在。

  而中国历史上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清朝雍正对康熙的继承。权且不论这次继承是否“合法”,但事实证明:与晚年康熙过于宽容、怠于吏治的性格作风迥异的雍正,通过矫枉过正的严苛、无以复加的勤政,一扫了康熙晚年的诸多弊政隐患,得以传承了康乾盛世。而其后乾隆的大度潇洒,又使得战战兢兢的官场世风得以舒缓从容,终于在其前半生造就了中国两千年封建统治的最高峰。

  西方商史同样如此。尽管未必是父子血缘,但传承之理皆然。

  “百年老店”通用电气之所以在上世纪末能老树开新花,迎来又一春,与其说是GE“出”了一个韦尔奇,不如说是前任CEO雷吉聪明地选择了“子不类父”的韦尔奇。雷吉稳重而保守,韦尔奇激进而暴躁;雷吉温和而导致机构臃肿,韦尔奇手狠而能够果断裁员;雷吉热衷于制度规范,韦尔奇醉心于除旧创新……但雷吉要的就是“子不类父”。结果,在“韦尔奇旋风”中完全变了天的GE,反而更加辉煌。20年后,韦尔奇同样也选择了一个“子不类父”的伊梅尔特,使其能于无形中结合现实消解了韦尔奇的“暴政”,带领GE安然度过了9·11之后的萧条危机。当全球化与智能时代正在颠覆传统工业时代的既有逻辑时,伊梅尔特在2017年果断地提前交棒给了具有丰富新兴市场经验的弗兰纳。显然,百年GE再一次从稳健模式切换到了变革模式。或许,物联网时代的“韦尔奇”又要回来了。

  “子不类父”有道理

  这林林总总的古今中外,不管悲剧,还是光芒,都是偶然吗?非也。

  其实“道理”不难理解。

  任何成功者,其独特风格一定大为关键。然而就因为成功,其风格必然延续而强化。而天下亘古不变的是“物极必反”,于是因为成功而注定会过头的独特风格,也注定会走向真理的反面,尽管可能只是潜伏而不彰显。然而一旦成功者不觉悟,姑息本能地克隆出自己的“二世”,其弊端必然积攒于“二世”集中爆发,从此不可收拾。这正像汉武帝自己一度认识到的那样。

  而相反,就因为“子不类父”,接班人才能更清楚地看到前朝弊政,才能更果敢地向老一代投鼠忌器的旧习开刀,才能在时过境迁之后不至于浑然不觉,不至于刻舟求剑。

  所以说,就因为“子不类父”。

  

(责任编辑:邱利 HN15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焦点人物】退位这件事远不止是李嘉诚》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