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跨省上班族:坐高铁“孔雀西南飞”

2018-06-23 07:35:00 南方网  何柏梅

  假期一结束,袁祖舰告别广州的家人,坐着高铁回到南宁继续工作。他是广西湾昊生产部的厂长,在南宁工作,但家在广州花都。

  在佛山西站,凌国平也开始他的高铁之旅。家住佛山季华路的凌国平,是位于广西柳州的彤明车灯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他每两周往返于柳州和佛山之间,兼顾事业和家庭。

  沿着粤桂黔高铁经济带,越来越多像袁祖舰、凌国平这样的跨省“上班族”正在出现。

  今年7月,泛珠区域高铁经济带建设工作现场会暨第四届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联席会议将在佛山南海召开。南方日报深入粤桂黔高铁经济带沿线采访发现,伴随着高铁带来的空间距离急速缩小,人才、科技、观念、资本等创新要素,正在高铁沿线从东向西疾驰飞奔。

  人才是第一资源。粤桂黔高铁经济带的人才跨地域流动,带动技术、信息、资金等创新要素的融合对接,正在激发起粤桂黔三省区携手加快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新动力(310328,基金吧)。

  双城生活串起粤桂黔高铁经济带

  从柳州站出发,4个小时到达佛山西站,再花20分钟即可到家……每隔两周,凌国平都要坐上高铁回家和家人团聚,周日再坐高铁到广西柳州上班。“我现在长期在柳州工作,但是对佛山的变化也一清二楚。”凌国平曾经在禅城一家外企供职七年,并且已经在佛山安家落户。

  广西彤明车灯有限公司是粤桂黔产业合作园内著名的照明类企业,一年生产100万套车灯。在柳州投资建厂后,彤明车灯吸引了一批来自广东的经营管理人才,凌国平就是其中之一。“如果没有开通高铁,我想从柳州回佛山就只能坐长途大巴。有些大巴线路超过10个小时,往返一次非常辛苦。”凌国平说,“在这种情况下,我可能很难下决心从广东到广西工作。”

  仅仅在彤明车灯一家企业,就有多名中高层管理人员来自广东。除了佛山,还有来自深圳、中山等地。有时,公司的停车位上会有四五辆“粤字头”的轿车。

  沿着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像凌国平这样跨省上班的人才越来越多。

  应广西湾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邀请”,袁祖舰今年来到南宁开始新的事业。此前,他已经在广州工作了十来年,主要在生物科技企业里负责生产管理、品质管控。广西湾昊,依托广州的冠昊生物(300238,股吧),主要生产再生型人工韧带、肌腱等植入类医疗器械产品。他们看中袁祖舰的,也正是他十余年的行业经验。

  “广西湾昊提供的机遇和平台都很好,最关键的是,现在广州到南宁,高铁也就三四个小时。”袁祖舰说。2010年前后,袁祖舰也曾在南宁工作过一段时间,当时高铁尚未开通,“从南宁回广州,晚上出发,第二天早上才到广州。来回一趟,一天时间就没了。”他笑着说,现在周五下班坐着高铁回广州,到家还能吃顿晚饭。

  广西岭域和文旅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蓝晓羲也扎根广西贺州的黄姚古镇,开始新的梦想。

  家住东莞的他,正在带领团队推进龙门街文旅项目。“我们去年发现了黄姚古镇。毗邻广东又开通了高铁,这大大拉近了它与一级客源市场的距离。加上这里商业化气息不浓,资源禀赋全国稀缺,具有很大的旅游投资空间。”

  人才流动从“星期六(002291,股吧)工程师”到“跨省上班族”

  跨省上班族的出现背后,是人才的跨区域流动。上世纪80年代,人才流动率先在广东出现,一大批“星期六工程师”骑着自行车下乡,帮助珠三角“洗脚上田”的农民解决技术难题,助力乡镇企业发展壮大。而现在,一大批创新人才与资源,正沿着高铁,走向大西南的广袤腹地。

  “以前想请都请不到人来啊!”在广西彤明车灯生产车间,该公司人事行政部部长孙更迁感慨说,高铁开通后,来自深圳、佛山、中山等地的中高层技术人才纷纷加入公司,一改之前招不到人的囧境。

  “对于柳州的制造业企业来说,高铁带来的人才和信息才是最重要的。”柳州市工信委相关负责人也深有感触。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高铁,我们能够顺利招揽到需要的人才。”广西湾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行政部部长王鹏程说。这家在生物科技领域走在前沿的企业,两年前在南宁注册成立,其依托的科研力量,来自广州市的广东冠昊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广西湾昊成立之前,投资者最担忧的就是人才招聘问题,但高铁让这个担忧迎刃而解。

  从“星期六工程师”到“跨省上班族”,快速驰骋的高铁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为产业发展带来了急需的人才、技术、信息等资源,打开了全新的发展空间。

  汽车维修的创业者黄成诚,经常搭乘高铁“早出晚归”、往返贵阳与广州之间。“有时需要去广州办事,需要一个维修的零部件,经常早上坐个动车去,晚上就回来了。”黄成诚说,另外,由于广州的汽配行业发展较快,除了能快速获取所需的汽车零配件外,也能与同行交流,对原材料价格进行及时调整。

  “贺州土地空间大,离广州又近,来往方便,十分便利我们布局第二个工厂。”在位于广西贺州的粤桂合作示范区,广州市新帅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健威正在布局装备机械的生产项目。

  当黄健威走进贺州的新工厂时,耐世特汽车系统(柳州)有限公司生产经理华翔却正在从柳州出发去广州出差。耐世特是粤桂黔产业合作园内第一家投产的企业。华翔非常看好高铁对柳州当地的带动作用,他们现在正在积极开拓珠三角地区的业务,不少广东的汽车企业正在成为他们的新客户。

  要素集聚高铁经济带激发创新脉动

  在贵阳国家高新区一栋5000平方米的厂房内,一辆白色小轿车车顶上凸起的“小帽子”——激光雷达摄像头特别醒目。“通过加装智能化控制系统和增加摄像头等设备,该小轿车可以实现无人自动驾驶。”贵州翰凯斯PIX Moving无人驾驶首席运营官曹雨腾说。

  曹雨腾是贵阳人,三年前回乡创业。贵阳全力打造“中国数谷”,为众多科技企业、高技术人才带来发展机遇。目前,苹果、高通、英特尔、微软、戴尔、思爱普等一批世界500强企业,中电科、阿里巴巴、华为、京东、奇虎360、科大讯飞(002230,股吧)等一大批国内大数据领军企业已先后落地贵州贵阳,吸引大批年轻人“孔雀西南飞”。

  南方日报记者采访发现,在人才的流动背后,一批高端资源开始加速在粤桂黔高铁经济带沿线集聚。

  广西湾昊对冠昊成熟的、可产业化的技术进行扩大再生产,并将产品辐射到北海、防城港等地市。“除了将广东冠昊的技术产业化,我们也在努力培养自己的科研力量。”王鹏程说。

  目前,湾昊带着广西医科大学、广西中医药大学的部分学科带头人,与广东冠昊、暨南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等进行跨地区的产学研合作。“如果没有高铁,我们真的很难开展这样高水平、高频率的业务合作。”王鹏程说。

  同样的还有南宁粤玻,他们的技术人员时常往返于南宁、佛山两地,以保证生产线、生产工艺最先进。

  沿着飞驰的高铁线,高端人才、技术、资本等创新要素的快速流动与集聚,一条面向创新的高铁经济带正在快速崛起。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郑佳欣 赵越 吴欣宁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跨省上班族:坐高铁“孔雀西南飞”》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