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8年小米交出3714亿港元答卷,雷军互联网20年的厚道与门道

2018-07-10 13:19:28 品途商业评论  智能硬件

 

8年小米交出3714亿港元答卷,雷军互联网20年的厚道与门道

  品途解读:他在8年前喝下那碗小米粥,以劳模的姿态投入到小米公司后,就已经决定要把名字印在这个时代。

  作者/霍超

  编辑/尹天琦

  今天上午 9 点,小米(01810-HK)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交易,报16.60港元。按照开盘价,小米总市值3714亿港元,约合473.2亿美元。

  此前,小米已经敲定发行价为 17 元港币,公司估值 484.7 亿美元。

  凭此,小米已成为有史以来全球科技股前三大 IPO。

  早在昨天,雷军已经发布了一封名为《明天,让我们一起见证伟大时刻!》的致小米公司全员的公开信,信中提到已经有十几万投资者积极参与认购了小米的股票,包括李嘉诚马云马化腾等。

  并且雷军还说小米公司最早期的VC第一笔500万美元的投资,如今回报高达866倍。

  另外小米早期员工也获得了巨大的回报,信中称“截至今天,我们一共有超过7000名员工持有股票或期权,IPO后大家将获得资本市场给予的福报。”

  有媒体分析,小米此次上市后,雷军身价将排在马化腾、马云、许家印王健林,跻身中国富豪榜前五。

  台前,雷军站在港交所巨大的铜锣旁,笑靥如画;台下,站着的是175位激动万分的小米员工。
雷军在发表致辞时曾一度哽咽,他回顾了小米的创业历程,“8年前,我有一个疯狂的想法,要用互联网的方法做手机。”
  雷军在发表致辞时曾一度哽咽,他回顾了小米的创业历程,“8年前,我有一个疯狂的想法,要用互联网的方法做手机。”

  也鸣谢了全球米粉,“八年前,我们研发了第一个产品MIUI,第一版只有100个用户。

  正是这100个用户支持,我们一步一步成长,才有现在的月活跃用户1.9亿人。”

  这不是雷军第一次站在港交所的舞台上,不过相比上一次,这次卷土重来的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距离上一次上市11年

  2007年10月9日,这天清晨6点,香港四季酒店,雷军起床后开始写一封致全体员工的信。

  其中写到,“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一起哭过笑过的兄弟们,让我们一起举起庆功的酒杯,一起为我们自己大声欢呼:我们上市了!”

  事实上写下这些文字时,雷军一点也欢呼不起来,唯一让他稍显欣慰的可能是终于从金山的这个“牢笼”中从得以解脱。

  避开人群,雷军站在香港联交所的看台上,透过玻璃窗观看楼下的交易大厅。

  他说自己“其实什么也没想,就是很宁静”,但眼眶红润,就连身畔的求伯君扭过头来和他说话,他也没有察觉。
雷军感觉卸下了心头最大的负担,“之前,我开了这么多口头支票。相比对求伯君和张旋龙,这是我更重的债——因为我每天都要面对着他们,他们睡地铺,熬夜加班,自己苦哈哈地、看着人家过小康生活在想什么。”
  雷军感觉卸下了心头最大的负担,“之前,我开了这么多口头支票。相比对求伯君和张旋龙,这是我更重的债——因为我每天都要面对着他们,他们睡地铺,熬夜加班,自己苦哈哈地、看着人家过小康生活在想什么。”

  雷军不容易,所有人都知道他在中关村(000931,股吧)常年半夜还在工作,第二天早上9点就出现在公司,挤电梯时要么忙着用手机处理事务,要么闭目养神。

  他一天十几个会,吃饭只用五分钟,还要抽出时间来见见小学同学,会会地区领导;压力大和焦虑时,陪他排解的只有一瓶可乐和一包的中南海……

  他是中关村的劳模,但在金山的日子里,累的只是他的身体,煎熬着的却是他的内心。

  作为大学三年级就靠软件开发成为百万富翁,24已经闻名中关村的“少年天才”,雷军也曾心高气傲,为报求伯君的知遇之恩,他开发盘古,发起(红色)风暴,染指电商、进军网游,为的就是打下这一片江(金)山还回到求伯君手中。

  金山的诸葛亮

  成功最容易量化的标志就是上市。

  但造化弄人,作为中国本土最具知名度的软件公司,金山从1999年年底开始策划上市,到2007年成功上市,整整走过了8年时间,雷军也整整煎熬了8年。

  1999年,金山就在内部探讨上市香港的可能性,当时内地科技企业基本上都是在香港上市。

  但求伯君和雷军都发现香港创业板市场只有三四家企业在IPO价格以上时,因为那个时候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才结束,整个亚洲股市都非常低迷。

  公司聘请的证券顾问认为香港创业板至少需要三年时间才能恢复,建议在内地A股中考虑,等待内地A股推出针对中小企业的创业板。

  然而这一等就是4年,国内一直没有推出创业板,导致金山上市计划无限期搁置。

  2004年,金山的董事长求伯君公开对媒体表示,由于受限于软件公司净资产的法规限制,金山公司已经放弃了在内地主板上市的想法。

  继而,把目光专注于目前正热烈追捧网络游戏概念股的美国纳斯达克。

  当时金山正在进行网络游戏的开发。2005年年底金山上市的消息再次更新,金山计划2006年第三季度在纳斯达克上市,集资为1亿-3亿美元,已选定摩根士丹利为主承销商。

  然而金山的运气的确很糟糕,或者可以说雷军的运气很糟糕。在2006年,美国突然颁布萨班斯法案为代表的一系列企业准入审查制度,大大提高了中国企业去美国上市的门槛。

  另一方面,由于赢利能力在纳斯达克的审计没有通过,金山赴美上市的计划在这年年底就全面搁浅了,然而金山上市的步伐并没有减缓。

  2006年8月,金山获得最大一笔风险投资7200万美元。此轮融资之后,金山管理层及员工持有的股权处于相对控股地位,为进军香港股市做准备。

  直到2007年2月,到香港上市的计划启动,8月9日通过聆讯,金山的上市梦想得以实现。

  “金山上市以后,我休息了四周。但是休完假回来,我还是感觉很累,身心的疲惫依然没有解除。这样的身体状态不能做好本职工作。” 把金山带上市后,雷军以身体健康为由向求伯君递上了辞呈。

  “雷军和我说想退下来的时候,我和大家一样惊讶。”为了挽留雷军,求伯君和他彻夜长谈。 “我们也理解雷军,因为从1992年开始,特别是1998年担任公司一把手后,雷军面临了很大的精神与工作压力。所以,这次雷军说自己身体不好,肯定不是托辞。我们董事会对雷军的评价是‘鞠躬尽瘁,功在金山’,雷军就是金山的诸葛亮。”求伯君说。
求伯君和雷军
求伯君和雷军

  雷军的野心不在卧龙岗

  对于求伯君来说,雷军确实如同诸葛亮一般鞠躬尽瘁,但金山不是雷军的五丈原,他的野心也不是屈居在南阳卧龙岗。

  或许对于雷军而言,在金山时身体上的劳累不算什么,真正让他决定离开的是心态上的束缚。

  在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前,雷军是PC时代的佼佼者,周鸿祎对他的评价是“人中龙凤”,很长时间都保持着仰视。

  “在我们这一拨人里,他出道的时候,也许丁磊、马化腾都刚参加工作,没准儿陈天桥还在学校呢,我也刚毕业参加工作。按世俗的标准,他更早获得了社会的认可。实话说,从江湖辈分来说,他比我们(要高),他应该可以赶上算求伯君那一代,和杨元庆,和(当时)中关村的这些人是齐名的,我们互联网这一拨人只能算第二拨。”周鸿祎说。

  但是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后,晚辈陈天桥、丁磊轮番成为了中国首富,甚至在雷军名扬中关村时才开始创立的BAT已经初步形成了三座大山的格局。

  但是金山这个让他赖以成名的平台已经容不下他的梦想。

  从90年代末中国民族软件企业旗手的风光,到现在转型为网络游戏公司艰辛打拼,即便把金山带到上市,但其中历程也让人唏嘘不已。

  与百度上市的风光无限相比,与腾讯、盛大上市的万众瞩目相比,金山似乎让人感到有些安静,甚至是不起眼。

  步入不惑之年的雷军充满了疑惑和不甘,他要找到自己的“风口”,成就一番大事业。

  其实在离开金山前,雷军就从一名创业者向投资人慢慢转变。

  在那前后,他在游戏领域找过机会,帮助李学凌成立多玩,投资徐波创办多益网络,甚至和陈年一起创立我有网(一个类似5173的游戏道具交易平台)。
也在电商领域发觉过风口,2007年我有网干不下去后,雷军拉着陈年成立了凡客诚品,也在BP都没有的情况下投资了毕胜的乐淘网,在之后也投资了尚品、耶客、太美等垂直电商。

  也在电商领域发觉过风口,2007年我有网干不下去后,雷军拉着陈年成立了凡客诚品,也在BP都没有的情况下投资了毕胜的乐淘网,在之后也投资了尚品、耶客、太美等垂直电商。

  真正让他看到希望的风口是移动互联网。

  雷军其实很早就注意到了移动互联网,只不过当时的基础设施还不完善,即便嗅觉敏锐,他也不知道从何入手。

  俞永福是2006年的隆冬找到的雷军,当时联想内部考虑到手机浏览器的竞争格局不明确、没有好的商业模式等原因拒绝了对UC的投资,所以俞永福想找雷军投点钱。

  与其说俞永福主动来找雷军,不如说雷军一直在等一个做移动互联网的人。

  2005年初,苹果宣布研发iPhone的时候,中国的互联网第一代创业者刚刚稳固,第二次创业潮初显迹象。

  人们开始谈论Web2.0同时也在开始猜测移动互联互联网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风口。

  但是没人有所行动,毕竟在诺基亚那一块小小的屏幕里谁也不知道移动互联网会以什么面目出现。

  雷军看到了风口,但不是现在,他需要布局。

  UC算是那批矮子里的将军,但是两位创始人何小鹏和梁杰是标准的技术宅,产品做的是不错,但没有市场经验的他们很可能撑不到真正的风口来临。

  雷军告诉俞永福,UC这个项目只要你干我就投。

  历史证明了雷军眼光的稳准,在俞永福的带领下UC熬到2009年,那个中国移动互联网遍地开花的年代。

  在功能机市场扎根多年获得良好口碑之后,UC似乎成为了用户换机之后的首选浏览器,也成为移动互联网最早的入口之一。

  2007年第一代iPhone发布,雷军冒头;2008年安卓开源、中国的运营商接入3G传输标准后,他终于等到了自己使命中的「风口」。

  “小米神话”起伏

  从MIUI开始,再到小米手机、智能家居以及新零售,雷军从手机行业的搅局者变成了颠覆者。

  当然其中也不是一帆风顺。

  2015年是“小米神话”开始破灭的一年,对于雷军来说更是内忧外患的一年。

  那一年小米对外的供应链开始失控,高通晓龙810的失败以及820的延期对于小米打击颇大。

  对内,小米早期的研发团队开始跟不上发展节奏,米4强行“续命”,红米note2、note3在友商的夹击下销量下滑。

  2015年,小米定下了8000万台销量目标,但最终仅售出6654万台。

  雷军心里有苦,但是周边无人可说。那个从金山一直到小米跟着他奋战的阿黎,离开他身边已经差不多一年。
(小米早期合伙人:右二为黎万强)
(小米早期合伙人:右二为黎万强)

  这种状况持续到2016,雷军开始调整内部团队,亲自抓供应链,起步新零售。

  那两年的雷军很少再出现在公众面前,除了暗自发力没有时间外,更主要的是他不是那种在身陷囫囵之时,还能面对媒体装作泰然自若的人。

  2016年中小米的一个发布会结束后,腾讯科技的一个记者在洗手间偶遇雷军,本来跟他打了个招呼,请教几个问题,他回了一声“你好”,然后一口气连说了三声“谢谢”,就灰溜溜出去了。

  雷军为了尽快躲开他,甚至都没来得及烘干手。

  那一年,小米销量下滑36%。在外界一片哀嚎之下,其实小米内部和看得懂雷军的人反而对小米更加充满信心。

  也是在那年年底,小米发布了概念作品Mix系列,打响了全面屏风潮的第一枪。试问哪一家厂商能在低潮之中推出这种明显量产难度大、盈利不确定的产品呢?

  小米的蓝图

  可以说小米承载了雷军的梦。

  前段时间雷军等高管在小米招股书上正式签字,小米也将成为港交所首家同股不同权公司。

  经投行人士测算,根据小米招股价,其上市后市值区间为540亿至700亿美元。这个估值区间与此前700亿-1000亿美元的市场预期相比缩水不少。

  有媒体曾评论小米目前营收过于依赖硬件,收入增长存在瓶颈,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其依据是从小米公司披露的营收数据看到,智能手机仍然占据了小米收入的绝大部分,份额为70.3%,再加上小米近期发展势头很猛的生态链生活消费产品,如今小米的手机和其他硬件业务加起来,占了总收入的90.8%。

  就目前而言,小米还是偏向于一家硬件收入为主的公司。并且媒体还指出小米的硬件竞争前景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4月中国智能手机产量同比增长5%,1-4月份产量同比增长4.7%。

  咨询公司Couterpoint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滑8%,环比下滑21%。

  雷军回答:很多人问我到底是给小米腾讯的估值还是苹果的估值,我说我要腾讯乘苹果的估值,因为小米是全能型的。

  雷军从一开始知道手机硬件不是小米的全部。

  最初成立时,小米的三驾马车是MIUI、手机和米聊。MIUI为小米前期打下了用户基础,手机硬件为小米抢占了用户移动互联网的入口。

  唯一可惜的是米聊,如果当初米聊不是在腾讯微信的狙击下偃旗息鼓,谁能想象到今天小米的格局?

  在经历了2015到2016两个年度的曲折后,雷军重新描绘了小米的蓝图。

  他将小米目前的商业模式总结为“三元”。首先小米是硬件公司,其次还是电商公司,“硬件+零售”是小米领先的第一个要素。

  最后,硬件和新零售带来了流量,小米增加了互联网服务,互联网服务毛利率超过60%。

  据雷军介绍,去年年底小米MIUI的用户是1.7亿,到今年3月底已变成了1.9亿,用户还在持续增长。每个用户平均每天用4.5小时。

  大量的活跃用户,再加上非常长的使用时长,为小米的互联网业务奠定了良好基础。

  在此基础上,在MIUI系统上超过1000万月活跃用户的应用有38个,超过5000万月活跃用户的有18个。

  2017年小米营收中来自互联网的收入达到99亿元。“小米的互联网收入才刚刚起步”。

  并且小米产品已经扩张了100多个品类,雷军表示在未来的8年到10年里,小米还将稳步进入一个又一个新的领域获得持续的成长。“现在小米在全球连接设备超过一亿台,是全球最大消费智慧装置IOT(物联网)平台。”

  据了解,目前小米 IOT设备收入占比有望从去年的20%提升至40%到50%。今年一季度末的时候,小米电视和小米盒子的月活跃用户达到1300万,AI系统小爱同学一季度末的月活跃用户达到1300万,这些都存在着陆续变现的机会。

  在过去5年,小米展开了生态链投资计划,共投资210家公司,其中有90家是做智能硬件的,还有内容型的企业,如爱奇艺等。

  未来小米的生态链企业的股权收益,也会成为小米的主要利润来源之一。

  外人很喜欢给小米找一个参照,从最早学苹果、到后来学Costco 、再到学无印良品,每个阶段的小米都有对标。但雷军知道,小米谁都不是,小米就是小米。

  之前传出小米要上市的消息时,就有人指出雷军可能在上市后凭借较高的股份跃居成为中国首富,但他听到后笑了笑从不回应。

  在提交招股书后,对其获得高达15亿美元(超90亿元人民币)的股权激励他也表示并不知情。

  或许在他看来,财富只是数字。从他卖掉卓越网,把金山带到上市之后,财富已经自由,他本可以不事劳作,衣食无忧的过完下半辈子。
8年小米交出3714亿港元答卷,雷军互联网20年的厚道与门道

  但他在8年前喝下那碗小米粥,以劳模的姿态投入到小米公司后,就已经决定要把自己的名字印在这个时代。

  小米上市对雷军来说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8年小米交出3714亿港元答卷,雷军互联网20年的厚道与门道...》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