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底裸辞的年轻人:有的提前存好20万,有的不想再“凑合”工作

2024-01-19 12:00:00 时代财经 

裸辞,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

一年中,总有人想要告别工作,但许多人都知道,年底或许不是一个好时机。

年底裸辞,意味着放弃年终奖、放弃年底福利、放弃带薪假日,还有更现实的问题是,大多数企业在这个时候已经锁定了招聘名额,找工作进入“困难模式”。大部分人,会选择再“熬一熬”“忍一忍”。

但有一些年轻人,宁愿放弃福利、承担风险,也要在这个时候告别糟心的工作,他们或是因为“向往自由”,或是因为接下来想过“不一样的人生”。

但辞职只在一瞬间,此后的生活更是一场漫长的战斗。面对未知,有人开始焦虑,有人索性“提前过年”,寄希望于春节后的招聘旺季,更有人早早就计划好,“2024年,不再上班”。

年底裸辞的年轻人都在想什么,放弃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时代周报记者与三位选择在年底裸辞的年轻人对话,以下是她们的自述。

火火,31岁:为了不上班,我提前存了至少20万

辞职之前,我在一家互联网大厂工作了3年。

在年底辞职,我没有为拿不到年终奖而感到惋惜。与其让我多熬一个月,就是为了等待年终奖,那我觉得自己的时间更有价值,我也更希望2024年能是一个完整的开局。

进入大厂前,我也很仰慕大厂的光环、羡慕大厂的福利待遇。但入职后发现,即使进入一个再好的公司,也还是打工。

在大厂,我手头的工作更换十分频繁,它不取决于我做得怎么样,而是取决于整个公司发展方向。每个项目做半年左右,就换新项目了。

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很有新鲜感、很开心的,一个项目做得好的话,会被调到更重点的项目,还能升职加薪。但久而久之会发现,自己一直在不同项目里,做重复的事情,没有太多的成长。

我的工作是偏策略分析的,经常跟数据打交道,分析各类数据,每天听到数字也是上千万、上亿的流量。

这是因为平台的体量很大,但真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吗?我似乎就只是机械地做事,像纺织车间的女工,在流水线上做固定的事,只不过今天可能做毛衣,明天可能做裤子,但性质还是一样的。

在大厂工作时,忙起来时经常晚上十一二点下班,每天有开不完的会,to do list一个接一个,甚至没有一点点“摸鱼”的时间供我喘息。

夜晚十一点多,下班打车回家,北京三环依然有点堵,受访者供图

2023年年初,我爸爸因呼吸困难进了ICU,也让我意识到,比起健康,其他真的没那么重要。

2023年的开局,火火在ICU门口渡过,受访者供图

我开始问自己,我有没有勇气选择辞职?如果辞职应该提前做好什么准备?

在2023年年初,我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2024年不再上班。但我希望,辞职不是头脑一热,比起所谓的“人生是旷野”的自由感,我认为我更需要一些安全感。

所以,在物质方面,我提前一年就开始规划,我需要可以让我正常生活的积蓄,即使6个月以上没有收入,也不会心慌,目前我的积蓄是在20万以上。

离职后,火火离开北京,结束“北漂”,受访者供图

此外,我开始寻找什么事情能够让我长久地投入,工作久了,我似乎已经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做什么了,因此我和一些自由职业者、自媒体博主交流,了解他们的“活法”,但这样似乎意义不大,因为人和人是不同的,他们的“活法”也不能复制到我身上。

很多人有开花店、咖啡店这种很文艺的梦想,我当时也想过,因此去报了花艺班,每周末上课,咖啡课也尝试上过几节。但我发现我只是被美好的滤镜给吸引了,这对我来说更像是个兴趣爱好,而不能当作一直坚持下去的事业。

火火也曾被文艺的滤镜吸引,受访者供图

做自媒体我也尝试过,因为在视频平台工作过,做短视频有一定的优势,我和朋友尝试在业余时间做账号,但朋友们没有我这么迫切,很多时候需要我推着她们做,账号也没有什么起色。

我前前后后尝试了很多方向,快到年底时,我才意识到,我喜欢做一些务实的产品。或许是以前总和数据打交道太虚无缥缈,让我对真正的实践很感兴趣,也让我很有成就感。

具体要做什么我目前还比较模糊,但我想做对他人有价值、有意义的产品,它可以是实物,也可以是平台,也可以是社群。

一些自媒体账号上“人生是旷野,不是轨道”的分享,让我觉得无非是大家上班上“伤了”,想出来“报复性”地去玩,但比起在全世界到处玩,我更想追求的是意义感,我想锚定一个方向,能够让我甘愿为之努力,似乎是另一条更有目标感的“轨道”。

知道我辞职,也有许多人劝阻我。“你真的想好了吗?”“没想好就别冲动,别跟钱过不去”“最近难挣钱,离职后无论是自己创业还是想在找工作,都比较难”。

听了这些话,有时我也会担忧,真的赚不到钱怎么办?

后来我想,总有办法找到出路,即使实在是缺钱了,还有手有脚,就算是去开网约车、送外卖、做美甲也能赚到钱。而且,已经辛苦工作这么多年了,很卷、也很拼,就算真的无所事事了,又凭什么不能让自己无所事事地享受生活呢?

现在,刚刚正式离职10天,或许是还没步入无所适从的焦虑期,我反而感觉终于能过具体的生活了。

以前我没时间看书,只能听书,看电影也喜欢倍速,还爱看一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的解说,没什么耐心。但现在我可以慢慢地看书、专注地吃饭,不用边吃边注意消息,不用“多程序运行”,享受每一个当下。

辞职后,火火前往云南,“过具体的生活”,受访者供图

2024年,我计划去一些城市(比如杭州),拜访一些人,想寻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去合伙做一些事情,我喜欢叫自己“新个体”。

在大城市里呆久了,大家似乎觉得不是名校毕业、没有拿得出手的资源、没有融资千万,都不配说自己在创业。所以我也不定义自己为“创业”,也不想想得那么庞大。

一切都先开始尝试再说,而不是自己把自己限制住。

陈乐,26岁:第4次裸辞,不想再“凑合”

2023年11月,带着近10万元的存款,我又离职了。

刚满26岁,毕业4年,这已经是我第四次裸辞,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在年底裸辞,这是第一次。

这份工作我2023年9月才入职,离职时只做了2个多月,是在上海一家在线教育公司做新媒体运营。虽然只有两个月,但是因为整个部门的工作内容不稳定、业务线不清晰,每个星期领导都会调整一次大方向,每周都是从头开始,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离职的导火索是一次调岗,我们整个部门被“吞并”,变成比较边缘的小项目组。除了做新媒体运营,还要背销售业绩,原本薪资几乎被砍掉了一半。在我提离职的前后,部门很多同事也陆陆续续地离开了。

工资降了,工作内容增加了,也确实觉得自己的劳动力变廉价了,不愿意再去硬撑着。

虽然知道年底离职不是一个好时机,没有年终奖、年底福利,也很难再找到下一份工作,但是与其浪费时间硬撑,我认为不如给自己一段喘息休整的时间。

回忆之前几次裸辞,更像一次次磨练心性的过程。

第一次裸辞是在2021年,因为觉得工作内容较为局限,离开了我毕业校招就进入、工作了近两年的公司。

当时的工作在杭州,是一家比较知名的服装电商公司,工作氛围也不错,现在回过头看,可能是最好的一份工作,但当时的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小的螺丝钉,每天就在一亩三分地上“耕耘”。

我看不到成长的空间,在身边也没有我想成为的榜样,于是我渴望更有挑战性的工作,一心想去上海,学到更多东西,休息了近四个月,在上海重新找到了工作。

第一次裸辞,我的精神压力很大,裸辞似乎不是自由,而是一种新的困境。我给自己制定了严苛的日计划,生怕自己浪费一分一秒,虚度这来之不易的“Gap year”。

我规定自己6点起床,然后去书店看书、学习,连吃饭的时间、吃饭过后要做什么都分得特别细,希望自己在这几个月里就能“脱胎换骨”。

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对于物质也难免焦虑,虽然有几万的积蓄,但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下一份工作,感觉什么都靠不住,于是我规定自己一天只能花20元。

没错,就是慌到了这种地步。

辞职后,心情不好的时候,陈乐喜欢出去走走,看看天空,受访者供图

现在回头看看这些时间,觉得当时的自己其实挺没必要的,似乎忘记了停下来的初衷到底是什么。后来几次裸辞,我就更松弛了,不再对自己如此苛责,因为我知道总能再找到工作。

但崩溃也是有的,找工作花的时间越来越长。

上一次找工作的经历就异常艰难,从2023年7月开始,我就开始全身心投入找工作,每天刷招聘软件,投出上百份简历,面试近20场,用了两个月才找到相对满意的工作。

而之前两次,只需要集中面试一周就能够找到。

最艰难的时候,我也会后悔,如果当时没有辞掉第一份工作,现在或许已经发展稳定,有一笔可观的积蓄。

这次,第四次裸辞,我认为自己更应该想清楚接下来究竟要怎么走。

最近,我还是会不时刷刷招聘软件,以观察为主,打算年后再正式找工作。

我希望能观察现在的工作机会、岗位要求,复盘自己的能力和长处,希望这次能想清楚再去面试,而不是像慌张地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去找一份凑合的工作,我不想再次重蹈覆辙、重复前几次匆匆入职又匆匆离职的循环。

但是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我还是感觉有点飘渺和迷茫。

一方面是,结合上一次的找工作经历,以及近期对招聘软件的观察,我发现不少岗位对应聘者的要求更严格了、工作内容更多了,但工资没变多,这说明找工作已经进入了“困难模式”;

另一方面是,此前三次辞职,都是在上半年,休息几个月后,我刚好能赶上“金九银十”的招聘旺季,但这是第一次在年底裸辞,一切都是未知的。

回顾2023年,从3月辞职,到9月重新工作,到11月再次裸辞,我有200多天没有工作。

我给自己算了一笔账,在上海的房租要2600元一个月,平时消费也不低,尤其是工作起来忙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只能在陆家嘴(600663)商圈解决午餐,一顿就要40元左右,总体算下来,我这一整年是“亏损”的。

2024年,我希望自己能找到能够稳定拓展自己成长边界的工作,不再继续“亏损”下去。

李欢欢,27岁:迫不得已,但也做足准备

27岁,我的人生或许应该转弯了。

我在2023年12月裸辞,辞职前,我在国企的综合行政岗工作。

因为要对着电脑做报表、写材料,长时间的过度用眼,让我看东西越来越模糊,不只是电脑,连在户外时都开始看不清。12月初,我去看了眼科,医生建议我不要再长时间对着电脑工作,坚持工作一周后,我发现眼睛的病症还是没有任何缓解,便下定决心裸辞。

欢欢的辞职信,受访者供图

这份工作,我2023年5月才入职,对工作环境、同事氛围都挺满意。在这个时机辞职,我其实是迫不得已,一方面是觉得眼睛的状况无法再拖下去,另一方面也觉得年底是我们部门最忙的时候,如果我总是请病假,工作就会压到同事身上,不如辞职让公司重新招人。

辞职后,我感觉每天都经历充沛,上班时总是起不来的我,现在甚至会每天8:00起床。我感觉每天时间都不够用,很充实。离职后的几天,我和对象一起散步,大概只走了5公里,我突然觉得世界一下就清晰了。

从那天开始,我的眼睛就再也没有模糊过,我想,或许这就是不上班的魔力吧。

离职后,经常去散步的公园,受访者供图

我是江西南昌人,2023年5月,我和对象结婚后,我们来到同一个城市,找了个工作节奏相似的行政岗位。

来之前,我做过行政,也开过近两年的甜品店,在给甜品店做推广过程中,认识了很多做本地生活的博主,慢慢尝试开始做本地探店类、户外旅游攻略类博主,目前已经积累了一万多的粉丝。

虽然不稳定,但也能够一定程度地变现。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有2万,不好的时候也能有三五千。

现在,我很满意我的生活现状,即使是租房,也并不觉得自己在“漂泊”。我认为幸福的生活不一定要来自房子和车子,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像父辈一样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却同时背上许多没必要的压力呢?我反而认为,之所以能如此自在和松弛地裸辞,正是因为我们没有买房。

因此,这次裸辞后,我并没有太焦虑和恐慌,一方面我有能够变现的账号,也有15万左右的积蓄,另一方面我也想通过分享这次裸辞后的日常,再尝试运营一个新的账号。

拍一组“离职证件照”,是欢欢的仪式感,受访者供图

2024年,我有很多东西都想尝试,想去哈尔滨做“小土豆”,想学摄影、学做咖啡,还想培养更多的兴趣爱好,我希望把这些都记录下来,让“互联网姐妹”监督我的进度,成为“养成系”的博主。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pictureIds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